颜僧权

有咩有会Unity的朋友呀~

来救救我好不好呀😂

纹身。

想要纹珀尔修斯的飞行鞋在上臂,张开手臂的睡神在后背。

有的时候心情沮丧睡不着觉的时候就在黑暗里想象自己给自己纹身,无实体的疼痛有助于入睡。

下了几场雨之后,天气凉下来。
今天顶着雨出门,遭到公交系统的痛殴,隔着雾蒙蒙的车窗看外面,心里觉得因为雨水和阴凉天气而终于葱茏起来的树比我过得好。

最近(这一个月)在干啥。

非常神奇。

最最开始夜航就是飞行员的故事,然后是白舟,然后我出来读书,现在每天在好多飞机的楼上实习。

我认识了很多非常可爱的姑娘,靠着“我也值得”的想法度过了很多糟糕的时刻,直到今天我仍旧对这一系列的奇妙的暗合感到惊讶。

(这样想想又对我的垃圾人生充满了一些干劲。

今天去美术馆浪,走在人群里,猛一回头看到一个特别英俊的男人,就像是有人突然把镜头怼到我脸上,紧张,本能反应是逃避对视并且迅速转头。

我想看快乐王子和道连格雷!!!

(危险发言

  1/25  
It is time to move on my d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