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僧权

一些我。

来看李一一和郭导 o((*^▽^*))o

大龄女青年线下追星

我觉得暴烈的对抗和温顺的承受之间还是有空间的,而人应该有选择自己位置的权力。

我重说,做人并没有一定温柔的必要,期望人类永远保持理智本就从无可能。

就我觉得是这样,我还是觉得这个游戏是好的,但是所谓的游戏彩蛋我不喜欢。

政治和文化本来就分不开。


在现在所有人都必须经受censorship 的时代里,不要在对方不知情的情况下,把烫手的东西交到别人手里吧。


毕竟接受礼物还可以选择接受和不接受呢。


就我觉得我自己还是很喜欢这个游戏。但是我可能不会那么狂热的向别人推荐了。

虽然今天在买沈大成的时候心情糟糕。

但是那个豆沙馅的白色条状物真的好好吃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我想起来了我没去买奶油小方!!!悔恨!!!

讲道理上海历史博物馆还是挺好看的(虽然有的部分的propaganda 有点过头)

百首校歌那里真的很动人。是我想做但是没能做成的事情。

想,两个人,在行动惊险的结束以后,开车驶离现场。

路上诚哥开了一丝窗,风和落日一同灌进来。他们手上的血已经洗净了,旅途似乎可以长到没有尽头。

在开始和结束中间,无所归属的片刻,两个人哼唱起青春勃发的歌。

2019年第一天。
人类的本质就是复读机。

  1/26  
It is time to move on my d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