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僧权

【伏地魔中心】鸦青发间的不朽冠冕

掐架之前自证一下粉籍。

并且提醒小伙伴注意闪避。


邱森万:

伏地魔和丽姬娅的故事~~~

骄傲的炫耀一下我的锦鲤金主 @伦敦塔的幽灵 

在去外地考雅思的火车上发现了这个有意思的订单,考完试开始查资料做功课,交第一个三千字的时候就收到了终于合格的雅思成绩,最后一次交完稿的时候就收到了学校的回复哈哈哈

和金主讨论伏地魔的时候也非常有收获!再次感谢金主~~~






1946年秋。

战争在人间所造就的伤口仍旧新鲜未愈。即使被炮弹炸毁的街道得以重建,在战争中死去的人墓碑前早已长出野草。人们仍旧彼此仇恨,在废墟中沉湎于痛苦回忆,或是相互揭发攻击。

年轻的伏地魔便是在这样的欧洲大陆上寻找着关于获得权力和战胜死亡的方法。

他善于利用幸存者们对麻瓜世界邪恶魔王的恐惧,将之变成自己无数黑暗面具之一。在战后的混乱时期,他几乎毫无掩饰的在北欧使用魔法,愉快地阅读麻瓜报纸上关于“幽灵火箭”的报道。魔法的火焰如同极光一样照亮深邃的天空,宣告着伏地魔对一切麻瓜和巫师所共同协定的秩序所进行的挑战。

他深信自己终将统治这个世界。

而能战胜伏地魔的东西只有死亡。他要赶在死神捕获自己之前率先扼住对方的咽喉。

 

伏地魔提着手提箱走出火车车厢。

站台空荡,这个国家曾经被狂热点燃,而此时一切独裁者所许下的关于胜利和光荣的愿景都成为苍白的废墟中的灰烬。行人们都缄默的低着头,用一种麻木的神情忍耐着战败的耻辱和痛苦。没有人注意,这个英俊的黑发年轻人无声的打了个响指,消失在月台无人的角落。

伏地魔坐在马车上,低着头再次阅读手中的一份麻瓜的报纸,油墨很新,伏地魔颇有条理的为它施了一个隔绝咒不让它们弄脏自己的手指。无趣的静止的照片上,一个神情烦躁的女人正在即将闭合的门中对拍照者怒目而视。伏地魔仔细端详照片上装饰精美的外墙,而从车窗外望去,城市早已远去,坐落在远郊的一幢颓败的古堡在黑暗中慢慢现形。

粼粼的莱茵河水将晦暗的月光聚拢折射在古堡的外墙上,使它成为视野中最为明亮的存在。伏地魔礼貌的向车夫付了车费,在逐渐远去的马蹄声中踏上古堡的台阶。

再一次比对了眼前的雕花木门和记忆中的照片,伏地魔从大衣的口袋中掏出魔杖。他轻轻的在锁眼上一碰,金属的锁芯就发出微弱的声音,继而对他敞开。

伏地魔心中跃动着巨大的快乐,这扇门后或许真的隐藏着关于死亡的最终答案,这答案将可以带给他的永恒的生命。

伏地魔把另一份魔法世界的报纸从外套口袋里抽出来,用灰绿色的魔法火焰将之点燃。与麻瓜照片上的女人一样的的僵死的面孔在火焰中扭曲,这条印有来自魔法世界的讣告的报纸变成了一条敏捷凶恶的由火焰构成的猎犬,带领着伏地魔拾阶而上。

这座城堡非常古老,伏地魔从容的观察着,但几乎没有魔法的气息。长廊上挂着普通的麻瓜愚蠢画像,在昏暗的夜色中倒是塑造出一种破败的死亡气息。

火焰猎犬最终停在一个房间门口。伏地魔侧耳细听,只有女人低微平稳的呼吸声。他挥动一个优美的手势打开门,然后静静的走到对方床前。

沉睡的女人胸口有规律的的起伏着。伏地魔自己打量着对方的面孔,他非常确信自己曾经杀死过对方一次,而这张从死亡中回归的脸却让他在兴奋之余感到隐隐的有哪里不对。

伏地魔让自己的魔杖发出刺目的光亮,女人为强光所惊醒,她尖叫着从枕头下摸出一把手枪,而不是魔杖。

伏地魔的惊讶之保持了短暂的一刻,很快他就感到一种被愚弄的强烈愤怒。

这个女人身上丝毫没有魔法的痕迹。伏地魔伸手抓住对方的头发,女人发出尖利的充满恐惧的哀嚎,伏地魔轻而易举的深入她的头脑。

她是双胞胎中毫无魔力的那个。而自己杀死的是她的巫师姐姐。

所谓的从死亡中回归不过是线人愚蠢的臆想而已。这两张该死的相像的脸只是血缘的把戏而已。

伏地魔沉着脸松开了女人的头发。女人惊恐的赤着脚跑向门口,伏地魔并不想弄脏自己的手,他只是对一直蹲踞在自己脚边的火焰猎犬挥了挥手,猎犬就发出兴奋的嚎叫一跃而出去追捕自己的猎物。

伏地魔在从不远处传来的女人的惨叫中用魔杖探查她的卧室。毫无魔法波动。他早就该知道这不过是一个该死的泥巴种。

伏地魔半举着自己的魔杖逐间搜查这幢破败的古堡,很快发现这甚至不是这个女人的家产。她和这个古老家族毫无联系,如果说她有任何出众的地方,也不过是在麻瓜的世界中比较有钱而已。一切关于死亡与复活的传说都只是她虚荣的谎言和金钱的把戏而已。

伏地魔在她的尸体旁没有停顿,被愚弄的怒火仍旧未能熄灭,他准备在离开之后将这个愚蠢的地方一把火烧成灰烬。

直到他发现了一个古怪的房间。

似乎是关于某种收藏的陈列,数百本古书整齐的排列在高高的核桃木书架上,书籍上烫金描绘或是用墨水书写着同一个名字。

Ligeia.

在这种场景下它看起来更像是某个古老的咒语,而不是女人的名字。在魔杖不甚明亮的光线下,伏地魔随意的抽出一本翻看。

他很快就读完这个麻瓜臆想出的故事,充满了对神秘事物的狂信和曲解。伏地魔不屑的将纸页泛黄的版本古老的故事集扔到地上,他现在明白了这个房间的古怪摆设,几乎就是按照书中Ligeia复活的房间所设计的。

五角形的宽敞的房间,唯一的大窗的上残留着蔓爬的枯萎的葡萄藤,拱形的穹顶正中垂下一只鎏金的香炉,里面没有火,但是伏地魔可以想见,在燃着之后跃动闪烁的火舌。四面东方风格的床榻甚至不是最古怪的部分,四角竖立的埃及风格的黑花岗石棺像是在宣告对死亡的盲目崇拜。房间中的布满灰尘的垂曼,织入经线纬线之中的黄金在黑暗中发出幽暗的细碎的光芒。

如果这不是麻瓜对魔法毫无根据的揣测,要么它也许可能是某种连伏地魔也不知晓的古老法阵。

除了房间四面的巨大书柜,这里几乎完全复制了书中的场景,伏地魔走到石棺旁边谨慎的用魔杖探测了它的质地,它们的确来自东方,尽管未必来自王族的墓穴。

伏地魔的内心产生了微妙的波动。他开始更加仔细的检查房间的物品,而当他穿行在帷幔当中,冷风从高窗中吹入,他便难免想到书中的情景。

已经死去的女人在另一个女人的尸体上重新获得生命。

整个房间开始涌动起微弱的魔法乱流。伏地魔感到一种对未知的神秘事物的兴奋,他感到心脏在胸腔中快速有力的跳动着,他像是捕捉风那样捕捉着房间中一闪即逝的魔法的火花。

最后,他找到了魔法波动的风眼。

那是一本古老的,封面由可疑的皮革所制成的书。伏地魔忍不住伸手抚摸它枯槁的但仍旧细腻的皮质,一时竟分辨不出这是羔羊皮还是人皮。

他摩挲了封面一会,最终还是收到内心的好奇的驱使打开了它。

 

他闻到一种古怪的香气,它陈腐甜美又神秘。他自己也曾经制作过用以承装记忆的魔法容器,他把它留在了霍格华兹,而他眼前的这本书比他所制作的更加神秘,他一时无法完全解读它的全部力量。

伏地魔感受到了原本空旷房间的凭空出现的第二人。

他猛地回头,一个高挑的纤细的人影出现在帷幔之后。

伏地魔用魔杖对准了她,刚刚读到的故事中的场景几乎完美的再现。他看到了她茂密的乌鸦羽翼般的富有光泽的黑发,灰白色的遮蔽亡者面孔的麻布慢慢滑落,露出她饱满的白皙的额头,高挺的鼻子和端庄嘴唇。

在浓稠的夜色中,丽姬娅露出她牙齿洁白的笑容。

伏地魔惊讶的注视着这从虚空而生的影子。

他下意识的对她喊出绿色光芒的致命咒语。而她只是对他困惑的温柔的笑着,向他伸出苍白的纤薄的手掌。阿瓦达索命咒平顺的穿过她的身体,击中了她身后的一扇书架,使上面的书页爆裂燃烧。

伏地魔缓慢的眨眼,亡者的复活让他本能的感到恐惧,而亲眼目睹这一切又让他感到靠近不死的秘密所带来的狂喜。

 

“我的爱人。”

丽姬娅的嗓音真的如书中所说的那样低柔动人。伏地魔仍旧用魔杖对准她,大步走近她,丽姬娅继续用千百种温柔的爱语称呼他,而伏地魔狂热的用魔法为自己戴上龙皮质地的隔绝手套,一把攥紧了丽姬娅苍白的纤细的手腕。

她不是鬼魂。

伏地魔几乎立刻得到了答案。

但她也不是他所知的任何魔法存在。或许她只是披着非常聪明的伪装,伏地魔的眼中闪烁着狂喜,他紧紧握着丽姬娅的手腕,迫使对方将面孔完全暴露在自己目光之下。

她看起来真的非常美丽,带着某种强大的蛊惑人心的魅力。伏地魔像是欣赏某件极为珍贵的珠宝那样仔细的观察着丽姬娅的面孔,通过她的神情窥探她的想法。

她毫不恐惧,伏地魔微笑着在心中判断。

她想要控制我,伏地魔的笑容继续扩大。

而她究竟是什么?她是如何做到这一切,如何从虚无中诞生,如何从死亡中回归?我要如何才能从她口中撬出这个秘密?

伏地魔的心脏剧烈的跳动着,一切关于死亡的秘密都近在咫尺。只要他用对方法,就可以获得答案。

伏地魔完美的英俊的脸戴上彬彬有礼的温柔的笑容,他稍稍遮掩了自己心中对丽姬娅秘密的狂热,并且松开了紧攥着丽姬娅的手。

“亲爱的小姐,我十分乐意成为你的爱人。”伏地魔甚至稍稍对自己施了一个魅惑咒,让他本就非常具有魅力的面孔看起来几乎闪耀着神祗一般的光辉。

他感到自己从未如此靠近不朽。



伏地魔绅士的虚握着丽姬娅的手带她在一把镶嵌着云母和贝壳的高背椅上落座。他挥动魔杖点燃了房间中央的香炉,那里面真的填充着昂贵的东方香料,每克的价值或许要比黄金还昂贵。在种神秘的,曼妙的香气中,丽姬娅用苍白的手指缓慢的解下了自己身上缠绕着的绷带和寿衾。

伏地魔坐在她对面,保持着礼貌的距离打量着她,心中暗自觉得对方的美貌几乎像是皎洁的月亮一样照亮了周围。她看起来是柔弱的,但是她挺直的脊背和微抿的嘴角却隐隐透露出一种迫人的威势。

她不是麻瓜,伏地魔在心里想,但也不像围绕在自己身边的那些愚蠢的魔法血统的贵族。她看上去非常优雅,并且聪明。最重要的是,她拥有死亡的秘密。

伏地魔仔细回忆书中的细节,思忖着自己应该如何讨好自己面前的美丽女人。丽姬娅摘掉最后一段绷带,伸手理了理自己浓密的黑发,终于将目光投向坐在对面的伏地魔。

“长途的跋涉令我疲惫不堪,”她的嗓音温柔,在用那双很圆的漆黑的眼睛看向伏地魔的同时,逐渐露出一种放松的姿态,薄如利刃的嘴唇上浮起一个弧度很小的笑容,伏地魔觉得自己似乎目睹了一片雪花的融化。“请给我一点水。”

伏地魔从虚空中拿出两只高脚的金杯,亲自拿着细颈玻璃瓶将艳红的酒液斟入杯中。丽姬娅优雅的接过金杯,低头稍稍抿了一口,红色的酒液将她苍白的嘴唇稍稍染红。她好奇的把玩着手中的杯子,仔细的观察着上面的花纹。

“这上面竟然提到了罗乌拉比的故事,”丽姬娅用她纤细的手指将金杯上錾刻的一个人像指给伏地魔看,伏地魔便俯身靠近她,故意将自己面孔最完美的角度展现给她。而丽姬娅的表情仍旧是庄重的,她随即又指向金杯人像旁边的魁梧的人形,稍稍旋转金杯的角度,让伏地魔将那个人形额头上的刻痕看得更清楚。

“אמת“

丽姬娅的指尖自右向左划过这三个希伯来文的字母,”这个词代表着真理与真知。在犹太传说中,将它刻在由黏土捏成的魔像额头就可以赋予它短暂的生命。魔像将听命于它的塑造者,保护他,为他工作。”丽姬娅的声音飘渺而轻柔,她注视着伏地魔的面孔,既有老师的严厉又有情人的温柔。

他接受过麻瓜们憎恶或是惊惧的目光,接受过他的老师们的赞许的目光,接受过他的追随者们的崇敬而畏惧的目光,或是他的爱慕者的狂热而炽热的目光。但从未有人这样看过他。

在他的生活中,母亲的角色一直都是缺席的。他一度厌恶自己母亲的软弱和愚蠢,竟为了一个麻瓜而抛弃自己高贵的血统,妄图用可笑的魔法去挽留人类最无价值的情爱。他也从未获遇到过一个真正使他信服的老师,他们无一例外的享受对自己炫耀权威的乐趣,只要稍加恭维便沾沾自喜。更多的老师们是冷漠的,他们和伏地魔的关系也仅仅止于课堂而已。

但最令伏地魔愤恨的是,他们都只将他看做是一个平庸普通的人类孩子而已。

从来没人能真正的接近他,理解他,半是因为伏地魔自己不肯屈尊令那些平凡的易朽的人类靠近自己,半是因为从未有人能如他一样在邪恶的领域中跋涉得如此遥远。

他不需要任何凡人所追求的,平庸的爱。

他需要的,追求的破坏一切现有的规则,而使自己置身其上。他不仅仅要求人的臣服,还要斩获死亡的头颅。他将获得不朽的荣誉和权力。



丽姬娅的注视本该令人悸动,她黑色的眼睛本应让人深陷情网,她端庄的仪态和情人般的温柔像是房间里拉森式金香炉中千镂万孔的、五彩的火花一样,引导着她的恋慕者们扑向火焰。

而可惜的是,在伏地魔的心中,从来都没有这种凡人对爱的渴求和恋慕。

他的内心始终都是荒芜的,寸草不生的,被他巨大的野心所照耀着的。

他用这种灼人而刺目的光辉来对抗生命的虚无。



丽姬娅轻轻停顿了一下,似乎再等待着自己的情人进一步理解,然后她仍旧平静的,用充满智慧的嗓音接续解说。

“而当人把第一个字母“א”,这个词语就会变成“מת”,也就是死亡。创造者所赋予魔像的生命便就此收回,魔像就恢复了泥土的状态。多么奇妙啊。“

伏地魔低头端详自己手中的酒杯,那上面几乎刻着与丽姬娅手中金杯一样的花纹,而躺倒在人像脚边的魔像额头确实刻着代表死亡的咒语。

“这对杯子似乎确实是我的仆从们从犹太族裔的手中获得的,”伏地魔轻轻摇晃着手中的酒杯,让殷红的酒液在金杯中闪烁着细碎的光泽。“而这个关于生命和死亡的传说也确实非常引人入胜。我美丽的恋人,我恰巧对这些故事非常感兴趣。我常常思考生命与死亡的议题,而不能得到答案。”他轻轻的,诱惑般的吐出他最为关心的问题。

”而我想你应该对此非常了解。我请求你解答我的困惑。“

伏地魔露出一个极富魅力的微笑,凝视着丽姬娅的漆黑的眼睛啜饮自己杯中的酒,他确信自己的嘴唇也会被酒液染成美丽的红色。

丽姬娅毫不闪躲的与伏地魔对视,她洁白整齐的牙齿在房间中由魔法所造就的光源下发出一种圣洁的光泽。

”死亡不过是浑身猩红的毒虫,而它的毒液只能伤害意志不坚的小丑。真正坚强的人可以拒绝死神的召唤,无论它以何种面貌现身。不论它听起来像天使的号角,还是魔鬼的低吟。“

”而我们究竟要怎样,才能抗拒死亡?如何才能逃脱朽败的命运?如何能从死亡之地平安归来?有太多人都想要拒绝死神的召唤,而据我所知他们几乎都无一例外的失败。”

丽姬娅如有所思的重复着 “是的,有太多人都想要拒绝死神的召唤。他们竭尽全力的挣扎,拼尽全力拖延生命腐朽的进程,而最终他们还是不得不跟随者死神的脚步,在周围人的悲恸的哭泣和徒劳的挽留中离开。”

伏地魔迫近丽姬娅的脸,抓紧的她的手臂使她不能回避自己的逼视,“那你是怎样做到的?你是怎样从虚空中诞生?或者如你所说,从死亡中回归?!你究竟是什么?”

丽姬娅悲哀的看着伏地魔的脸,她温柔的面具逐渐崩裂,而露出其下真实的内里。她的眉睫颤抖,面孔上浮现巨大的失望和愤恨。

伏地魔几乎可以在她漆黑的瞳仁中看见自己愤怒扭曲的面孔,“你不能给我我想要的东西!”她发出凄厉的指控,“为什么你不能像其他人那样为我着迷!为什么我刚一从死亡的指缝中挣脱,又要回到它的手掌中去!”

伏地魔紧扼住丽姬娅的肩头,将魔杖对准了她的脸,两人的酒杯都打翻在地,艳红的酒液倾倒在地上像是尚未冷却的血。

伏地魔想要从她的头脑中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他对种种方法都极为熟练,他曾经千百次为了自己或是受到仆从的央告在巫师或者麻瓜脑袋里获得他们的秘密。

而这一次,他失败了。

丽姬娅的精神如同堡垒一样坚固,却同时也是平整的,光洁的,在伏地魔攻击它的时候却发现它牢牢吸附住自己的魔杖,并且通过这种方式攫取自己的力量。

伏地魔愤怒的甩开了丽姬娅的肩膀,丽姬娅随之跌倒在地上,伏地魔站起来居高临下的对她吼出“钻心剜骨”,而丽姬娅只是对他露出傲慢而冷酷的笑容,她原本惶惑的温顺的神情全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愤恨和狰狞,她半张开嘴,发出某种极为刺耳的像是尖叫一样的声音,在伏地魔的防护咒完成之前,她就凭空消失了。

伏地魔谨慎的在自己的魔法护盾后等待了一会,探测房间中其他魔法的迹象,然而丽姬娅真的不见了,就像她从未存在过那样。

伏地魔恼怒的大步走到之前丽姬娅所在的地方,用魔杖把那一小块的地毯上炸出一个大洞。

之前的一切都像是在梦境中发生的事情。除了地上翻倒的酒杯,再没什么能证明之前这里存在过一位黑发黑眼的神秘女人。



伏地魔乘火车回到他秘密的据点。

他烧毁了那座被他诅咒的城堡,但仍旧将那本皮质可疑的古书带在身边。他用尽所有魔法区刺探、迷惑、折磨它,却仍旧无法获得其中的奥秘。它就像是一本极为普通的手抄书,从未有过黑发的幻影从中脱身而出。

在漫长的冬天过去之后,伏地魔终于放弃了每天进行的对这本书的折磨,尽管他不甘心就这样与从死亡中回归的秘密擦身而过,但似乎确实没有什么行之有效的办法可以让这本书吐露真相。

伏地魔把它从自己的密室中取出来,随便的扔在杂物间里。

直到某一天,他再次和一个贪婪的黑巫师用那对金杯饮酒。贪欲远大过魔力的黑巫师像苍蝇那样搓着手,想要向伏地魔讨要那对金杯。伏地魔慷慨的把这对金杯送给了对方,按照计划从对方口中套取了自己想要知道的秘密。

而当贪婪的客人离开之后,伏地魔再次想起了丽姬娅。

他半闭着眼睛回忆这丽姬娅被酒液染得鲜红的嘴唇,她苍白光洁的脸庞和浓密的黑檀木一般的头发。伏地魔在一点醉酒的醺然中用一个飞来咒找来了那本书,在暖洋洋的炉火的映照下,他再次打开了它。

书页中的森森寒气慢慢的裹住伏地魔发热的脸颊,他并没有拒绝这种殷勤的凉意,就像默许了一个冰冷的吻。他在书中的房间里漫游,如同隐匿在阴影中的窥视者。他不再是亲历者,他的视野中出现了故事中癫狂的爱着丽姬娅的男人,他苍白消瘦,双颊上泛着不健康的潮红。

伏地魔看见那几滴鲜红的,血一样的毒液从虚空中滴入病人的酒杯。而躺在卧榻上的,仍旧沉溺在鸦片带来的恍惚中男人在短暂的恐惧之后,露出了残酷的绝望的笑容。

他听见男人在新婚妻子痛苦的呻吟中反复呼唤吟唱着丽姬娅的名字,像是一句饱含爱意却无比邪恶的咒语。

而夜风无声的拂动四下的帷幔,伏地魔冷眼看着男人将狂热而期待的视线投落在虚空的暗影中,而如他所愿的,空气中在死亡和腐朽的气味之外,一种丽姬娅身上所发散的神秘而甜蜜的气味慢慢扩散开来。

伏地魔睁开眼睛,不意外的,丽姬娅就坐在刚刚来访者做过的沙发上。

她看起来更加憔悴了。她柔美的纤细的颈项此刻变得僵直灰败,她的秀发枯槁凌乱,嘴唇上的血色完全褪去,紧抿着像是一道深深伤口。

而她的眼睛,牢牢的渴求的看向伏地魔的眼睛,则发出一种冰冷的死光。



伏地魔不动声色的抓紧了魔杖。他彬彬有礼的对她微笑,主动做出友好的样子,将手边没喝完的酒瓶递给她。

丽姬娅看起来既绝望又柔弱,她用颤抖的手接过了伏地魔递来的酒瓶,直接从瓶口喝了一口酒。酒精让她的面孔再度恢复一点血色,她深深吸气,双眉紧锁,最终还是长长叹气,做出哀求表情。

”我的爱人,我愿将我的一切都交给你。“

伏地魔用手玩味的撑着下巴,用一种冷酷的目光估量对方的价值。房间中只剩下篝火燃着的噼啪声,伏地魔故意将沉默拖长,他惯于使用这些残酷的技巧来获得控制权,而丽姬娅毫不退缩的,用一种伸手握紧刀锋的哀戚和坚决毫不躲闪的与他对视。

伏地魔感到一种隐隐的兴奋。

他已经很久不曾遇到这样的猎物,它们足够顽强,反抗激烈,会用剩下的最后一颗牙齿试图咬断猎人的手指。然而这样的征服更加让他感到愉快。

”那么,我希望你可以用你超人的智慧教授我,关于死亡的秘密。“伏地魔的嗓音轻柔深情,却总会让稍有理智的听者感到像是被蝰蛇缠住脚踝。

它移动迅速,光滑的幽凉的鳞片擦蹭裸露的皮肤,会在某个无从防备的时刻送上死亡之吻。

丽姬娅本能的做出防备的姿势,却强按捺住向后绷紧身体的冲动,反而稍稍将上半身前倾,靠近被摇曳的炉火映照着的伏地魔。

”我会引导你,提着灯为你照亮穿过坟墓的道路。但在这之前,你必须完全的信任我。“丽姬娅的面孔被火光一分为二,明亮的部分柔和妩媚,暗影中的部分却隐隐透着疯狂。

”信任你什么?“伏地魔做出感兴趣的样子,状似无意的做出与丽姬娅呈镜面对称的姿势,依照他过去的经验,这个小技巧可以更轻易的博取对方的信任。”要如何信任你?“

丽姬娅的一点酒热完全被逼到脸上,她的双颊泛红,在炉火暖黄色的光线下竟完全没有了之前肤色青灰的样子。

但伏地魔知道,他已经牢牢的把猎物抓紧手心里,他所要做的就是慢慢的施加压力,像是蟒蛇缓慢的绞缠自己的猎物,扼断每一根骨骼。

丽姬娅在巨大的绝望与压迫感之下露出愈发妩媚的的笑容,”信任我的存在,信任我的能力,信任我对你的忠贞的爱。我不向你要求任何人间的财富,因为你对我的爱就是我最宝贵的珍宝。我愿意为之臣服在你脚下,将我所有的一切与你交换。”

伏地魔露出虚伪的笑容,“我的心早就已是你的。”

丽姬娅双手紧攥着扶手,像是鹰紧紧攫住猎物。

“不,你不爱我。”她用她嫣红的嘴唇,最为温柔的声调向他控诉。双眼几乎要射出愤恨火焰。她美丽的面孔在摇摆的火光中扭曲着,有什么可怖的东西即将从她完美的皮囊之下挣脱而出。

伏地魔牢牢的盯着她,像是伺机等待着某种有毒的果实在火焰的灼烧之下炸裂喷射烟雾状的种子。

“可是我已将全副身心都投注在你身上。”这句话并倒不是谎言。

“我也并不缺少你那些倾慕者的狂热。”尽管对象并是丽姬娅严守的秘密,而不是她本人。

“如果你向我要求,我也会满足你的一切要求。不论你想要何种人世间的珍宝。”伏地魔将他最为擅长的,足以使所有女性倾倒的完美情人的深情注视投在丽姬娅的脸上。

而丽姬娅只是露出混杂着无法遮掩的轻蔑和冷酷的僵硬不甘的笑容。

“我只乞求你,像是这世间所有男人爱女人的方式爱我。”丽姬娅脸上的笑容像是薄而锋利的冰,其下湍急的暗流即将冲破薄冰脆弱的束缚。

“请给我一点真心。你真诚的信任,信任我真的存在,信任我真的值得你全情投入的去爱。”她绝望的向伏地魔哀求着,伸出枯槁的冰冷的手。

伏地魔任她抓着,端详着她含泪的眼睛,享受着她此刻的痛苦。

而渐渐的,伏地魔的笑容冷却下来。

“所以。”伏地魔一字一顿的说,“告诉我你的复活的秘密。”他感到自己已经靠近了丽姬娅一直掩藏的秘密,他几乎抓到了覆盖其上的帷幔。

但出于本能的,伏地魔感到这并不是自己想要的东西。

“是爱呀!”丽姬娅发出凄厉的尖叫,她身上的属于端庄的人类女人的东西完全褪去,而野兽般的疯狂完全控制了她原本凄惶的圆眼睛,柔美的嘴唇和坚毅的下颌,她发出惊恐的毫无风度的号泣,像是所有被死亡的恐惧所追逐的战栗灵魂。

“如果不被爱被相信,我便无法存在”丽姬娅紧紧的攥着伏地魔的手腕,完全不属于人类的巨大力量在伏地魔的白皙的手腕上留下青色的瘀伤,而很快她的力量便迅速衰弱下去,她虚弱的,像是攥紧最后一根求生的浮木一般攥紧伏地魔的手。

“请求你,爱我,相信我,相信我是与你感情甚笃的妻子,用你全副的狂热来爱我,我才能继续存在,才能摆脱死亡那紧抓我裙裾的手。越多的人爱我,相信我我的力量便越强大,我就可以完成一切人不能完成的任务,可以从虚无中诞生,在与死亡的竞赛中取胜!”

伏地魔冷冷的拂落了丽姬娅紧握着自己的手,她的指尖已经开始像干枯的花瓣那样腐朽破碎。

“我早就应该识破你的把戏。”伏地魔慢慢向后靠,感到冰冷的怒火攀附着脊椎向上,最后盘旋在他额角,如同荆冠一样刺痛他的皮肤。

“这只不过是麻瓜的愚蠢的低贱的把戏而已。骗取信任和精力。”他薄薄的嘴唇张合,吐出的话语像是疾风一样加速了丽姬娅的凋零。

狂怒让他的心脏在胸腔中剧烈的震荡着,伏地魔一向都是深深厌恶这些人类身体的局限,对他来说人类的身体不过是囚禁他伟大灵魂的牢笼,而现在,一个虚假的突破这牢笼的希望破灭了。

“我为自己曾经浪费在你和你愚蠢的信徒身上的精力感到后悔。你不过是寄生在人类最为愚蠢的轻薄的低贱的感情上的生物,阿兹卡班里的那些吸食人类灵魂的摄魂怪都要比你更加强大真实。”

而在狂怒的同时,蜷曲身体,逐渐滑坐到地毯上的,丽姬娅痛苦的样子却也让伏地魔感到快乐。她曾经如此倨傲的深情的注视着自己,处心积虑的想要从自己心里骗取她想要的东西。

她曾经那么美丽,渊博,镇静。而此刻她痛苦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低贱的尘埃。

伏地魔调整坐姿,俯身以便更加仔细的观察她绝望而愤怒的脸。

“而让我最为鄙夷的,是你竟然将全部的力量建筑在人类的爱情之上。这种最为愚昧的,轻佻的,不堪一击的东西上。感情从来都毫无可取之处,而在这些轻贱的东西中,唯有恐惧和痛苦还稍有价值。”伏地魔弧度优美的嘴唇上带着残酷的愤怒的微笑。

狂怒和欢乐让他原本如同雕像一般优美英俊的面孔呈现出一种疯狂的扭曲,他伸手抚摸丽姬娅青白的面颊,现在她的大半身体都已经变成斑驳的骨骸,继而腐朽成为灰烬。只有她艳丽的面孔还能依稀看出她曾经的倩丽身影。

“恐惧和痛苦之所有稍有价值,是因为我可以将他们作为驾驭仆从的缰绳,让他们臣服在我脚下,不敢松懈的为我服务。或是以他们的哀嚎和泪水取悦我。而其他,”伏地魔用他苍白的手指抬起丽姬娅颤抖的下颌“都毫无价值,也就没有存在的意义。”

丽姬娅彻底消散了。



伏地魔厌恶的将那本皮革封面的书籍扔进壁炉里,跃动的火舍舔舐着书页,青色的烟雾盘旋上升。

所有的人类的造物都是易朽的,伏地魔对无声的同自己确认。

他伸展双腿,坐在沙发上,享受着毁灭的欢愉和余味。希望破灭的狂怒逐渐冷却,刚刚他全身的血都在剧烈跳动的心脏泵压之下鼓动冲击,而现在留下的只有四肢的轻微寒意和激烈情绪平复后的空虚。

伏地魔从脚边拾起将空的酒瓶,喝下了瓶中未喝完的酒。

丽姬娅的气味已经完全消散了,她没有留下任何灰烬,或是其他存在的痕迹。

伏地魔下意识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他迫切的需要杀戮,或是什么其他的方式来平复他心中希望落空所带来的消极情绪。

他从温暖的火炉旁边站起来,迈动长腿走向自己平整的挂在衣架上的外套。他将去寻找下一个猎物。

迟早有一天,他将会让自己强大的灵魂解脱人类身体的束缚,他将再不为任何人间的法则所局限,他将驾驶着死神的马车,戴着不朽的王冠,收获恐惧和痛苦。

伏地魔这样向自己保证着,迈步走入夜的更深处。


转载自:邱森万
2017-08-24
/  标签: 伏地魔
   
评论
热度(6)
  1. 颜僧权邱森万 转载了此文字
    掐架之前自证一下粉籍。 并且提醒小伙伴注意闪避。
FA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