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僧权

【Kingsman】【HEH】孤独岛屿(三)

Harry,Eggsy无差

歌剧演员Harry的异国恋,Eggsy是他的司机。总之这是他们在千万个平行世界的恋爱故事之一。

最近要开始实习了……


两人从西贡里走出来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Hary趁着醉意把和Eggsy靠的很近的说话,故意把带着体温的热气都吹到对方的耳廓里,然后满意的看着它红起来。

Eggsy任着Hary不端庄的作为,在夜色里他的眼睛非常非常的明亮。

一路插科打诨的走到宾馆门口,Hary几乎都要失望的回去了,Eggsy犹豫的问“你想不想再转转?”Hary答应的速度绝对不符合他之前最擅长的欲擒故纵,他几乎是欢欣鼓舞的转回来,跟在Eggsy身后走到他停在刚刚熄火离合器还发热的座驾旁边。Hary当仁不让的坐在副驾驶上,满脑子都是和主驾驶位以及上面的人有关的幻想,车行一半,Hary骄纵蛮横的要求Eggsy为自己唱歌。

Eggsy无奈的同意了,用他让人腿软的嗓音轻轻哼唱起来。那是一首情歌,Hary之前在学校里听过,那个叛国而遭到永久驱逐的苏联人总会在半醉的时候唱,他教授美国人如何将自己伪装成俄国人,如何像俄国人一样搏击和举止,从而顺利的刺探情报。

Hary把发烫的脸贴在冰凉的车窗上,觉得这一刻甜蜜的不可思议。他想着,或许自己可以和老板交涉把这个甜蜜的俄国男人打包带回去。他想和他一起吃早餐,自己会给他煎牛排,让他为自己莳弄花园里的玫瑰花,和他一起训斥咬烂沙发脚的狗。只要他一直这样注视着自己,只为自己唱情歌。

停车以后Hary花了点时间确认自己在哪里。这不是什么荒僻的小旅馆,以周遭环境来看也不可能是任何人的住所,这是一处巨大的废墟,雕刻着精美花纹的砖石横七竖八的躺着,甚至还有染色的玻璃。

Hary有些迟钝的看了Eggsy一会,对方的神情深不可测,让Hary觉得他似乎是要将自己毁尸灭迹,哼,这里到真是个好地点。Hary再次不自觉的扁着嘴踢了地上的碎石一脚,Eggsy在他身后发出低沉的笑声,牵住了他的手。

一个想要杀人抛尸的人事不会这样温柔的对待自己的受害者的。Hary想着,任由对方牵着自己走到废墟深处。

 

“这里曾经是一座教堂。政府想要抹掉这里的宗教色彩,改建一座新式建筑,所以不顾神父和信众们的反对用炸药将它炸毁。据说有为神父愤怒的诅咒这里永远都不能矗立任何除那座教堂以外的建筑。而或许那诅咒真的起效,原本计划的办公楼由于种种原因没能建成,后来的几次尝试也都失败了。这里成为了一座无人涉足的废墟,像是坐落在城市中的巨大伤口。”Eggsy走到一处稍微干净一些的高地,示意Hary坐到自己身边来。

“我小的时候我父亲常带我来这里。我们可以坐上很久,然后在这片空地里看星星。天空很完整,四周又很安静。他去世之后我有时候也会来着坐上一会。在这里我觉得自己离这个世界那么远,我是如此的渺小,又短暂。”Eggsy转过脸,认真看向Hary,“然后我就觉得,我要珍惜这短暂的生命里的好事情。就像在沉沉的夜空之中,我们注视的始终都是闪烁的星星。”

他们坐的这样近,以至于Hary在对方眼中是只是自己完整的倒影。所以他伸出手,用拇指和食指抚摸对法裸露在外的皮肤,粗糙的,被夜风吹冷的皮肤下,是温柔跳动的血管,流动的是全然赤诚的爱,和所有不曾被讲述却已经被接受的承诺。最后Hary把手掌贴在Eggsy脸颊上,送上一个温热的吻。

连从西伯利亚吹来的寒风都无法让跃动的爱和愿望冷却。所有以笑容和幽默为名的伪装都裂开,赤裸的灵魂慢慢靠近,小心翼翼的拥抱并知道再没什么可以将彼此分离。

 

后来Hary如愿的睡到了Eggsy床上。醒来的时候他腹如鸣鼓,而Eggsy还在沉沉睡着,Hary怀着荒谬的毛茸茸的喜悦看了他一会,轻手轻脚的把他环在自己腰间的手臂挪开,站在床边穿裤子。

他是如此熟悉着趁着对方熟睡而脱身的技能,不过之前都是为了溜之大吉,这次是为了准备早餐。当然我也是要吃的,不是只给他做的,Hary在心里理直气壮的纠正,光着脚向平底锅里磕进一个鸡蛋。他自问从没做过沉溺爱情的傻瓜,当然也从没做过两人份的煎蛋。

Eggsy睡眼惺忪的靠在厨房的门边,看着Hary挥着锅铲检视锅里的水煮芦笋,Hary嫌弃的假装自己没听见对方凌乱惊慌的脚步声和现在脸上傻瓜似的笑容。

Hary看着桌子对面的人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抓着一块连黄油都没均匀的面包,磨牙道“我早晚要纠正教导你糟糕的餐桌礼仪,用刀叉的顺序烦死你,就像你现在烦我一样。”Eggsy依旧傻笑着看着他,睁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做出蹩脚的委屈的神色。所以Hary站起来,越过餐桌捞过他的后脑勺,给了他一个用上牙齿和舌头的吻。

“然后我要在你犯错误的时候惩罚你,把那些见鬼的餐具都挥到地上,把你压在餐桌上狠狠地……”剩下的对话和早餐一起难以为继。两个在昨晚就好好操过的人像是刚刚进入发情期的兔子一样把所有时间都用来操来操去。

 

 



2015-09-03
/  标签: 王男kingsman
   
评论
热度(5)
It is time to move on my d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