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僧权

【Kingsman】【HEH】孤独岛屿·番外

1992年新年。

西伯利亚寒原的冬天依旧寒冷,列车缓缓停下,一群高大的俄国人背着行囊从车里走下来,接受妻子和孩子的迎接和拥抱。最后下来的是个高挑的外国人。他戴着一条陈旧的鼠灰色的线织围巾,哆哆嗦嗦的遮着半张脸。他没多少行李,用一些美元和几块巧克力搭上了一辆农用的拖拉机,颠簸到最近的村落之后又在及膝的雪地里徒步走了一天,才走到了几乎坐落在世界尽头的劳改所。

佝偻的门卫揣着这个外国人贿赂的香烟带他来到所长门口,他伸出冻硬的手指敲了敲门,里面传来醉醺醺的咒骂声。Hary毫不客气的推开门,又关上。斗室内一个面色蜡黄的中年男人把自己堆在唯一的椅子上,用因为酗酒过度而浑浊发黄的眼睛看着他。

“我向你买一个人。”Hary简明直白的说明来意,同时把手枪和成摞的美元放在他的桌子上,“不然就打爆你的头,我是美国人,没什么我不敢的。”

一个小时之后Hary得到了刚刚赶制的анвин, гэри的死亡证明,被狱卒带着向囚犯劳动的厂房走。昏暗的光线下衣衫褴褛的囚犯们把手举到眼睛下面织毛拖鞋,狱卒带着他走到一张桌子前面,佝偻的囚犯迷惑的抬起脸。

Hary冷静的把Eggsy从桌子后面拽出来,拖了几步却发现对方踉跄难行,狱卒在旁边解释,“他们的膝盖都坏了,”收到Hary的怒视之后加上解释“我没动过他们一个手指头,都是见鬼的久坐和寒冷。”

Hary沉默了一会,慢慢转过身,蹲在Eggsy脚下,抱住他弯曲变形的腿嚎啕大哭起来。在失去之后,Hary第一次这样委屈的毫无保留的哭起来,就像遭到流放忍受寒冷和苦役的是他一样。Eggsy用污黑的手指轻轻碰了碰Hary的头顶,发出没什么意义的音节。

最后Hary强行征用了劳改所的小推车,把Eggsy打横抱起来放在里面。原本强壮的男人轻的像个孩子,他双腿的肌肉萎缩紧紧的贴着骨头,目光浑浊。自始至终他都没有说出一句能被人理解的话。

Hary沿着原路把她推到村庄里,用最后的钱为他洗漱打理,换上干净保暖的衣服。他们相对坐着,Hary扶着他的脸小心的为他刮胡子。他的Eggsy身上有许多白的发亮的伤疤,毫无意外那个混蛋狱卒说了谎话。而Eggsy似乎没有认出Hary来,经年的苦役已经完全摧毁了他。

Hary把Eggsy带上火车,给他剥了一枚橘子,Eggsy的注意力被它的清香所吸引,Hary就在他的注视下把橘子送到他嘴边。咬破而溢出的橘子汁似乎震撼了Eggsy,他带着收到惊吓的小狗的神情看向Hary,Hary凑过去给了他一个吻。

时隔多年的,苦涩的,带着橘子味的吻。


2015-09-03
/  标签: 王男kingsman
   
评论
热度(5)
It is time to move on my d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