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僧权

【楼诚无差】夜航 (1)

原著时间线之后。

所有错误都是作者的。

楼诚属于彼此。

那是一艘堪称巨大的游轮。

明亮的灯光从舷窗里甲板上,向四处的薄暮照去,像是藏匿了一颗太阳。从港口上尚还看不清依靠在甲板上向路上人挥手致意的旅客与水手们的面孔,就已然能够听见热闹而喧嚣的乐声与人声。

明楼和明诚坐在川岛的轿车里,车窗半开着,带着一丝寒气的春风裹挟着海水的咸味缓缓的吹进来。车上的四个人谁都没有动作,坐在前排的两位日本军官对即将入港的庞然大物熟视无睹,似乎根本没有即将登船的计划,他将脸扭向海港的人群,手指有意无意的敲打着方向盘。坐在副驾的军官则更为沉着镇定,他是新晋的川岛副指挥官,面孔生得严肃,细长的眼睛甚至乍看上去有些凶狠,唇角却常带着微笑。

明楼稍稍向后靠在座位的靠背上,他带着皮手套,与川岛在后视镜中对视。明楼没有笑,但也不是要发怒的样子,他只是保持着这种并不十分劳累的姿势,回应着川岛的注视。

明诚坐在他旁边,抿紧嘴唇,是随时可以扯出枪对这两个将自己和明楼从政府大楼中半是邀请半是威胁地来到码头的日本人开枪的架势。

 

人群中突然产生了某种骚乱。

明诚看向窗外,开始他以为是向鱼龙混杂的码头最常见的那样,某个失手的扒手遭到失主的追打,很快他发现在人群中奋力奔跑的是一个看上去非常体面的年轻女人,她甚至还戴着时下流行的系着缎带的白帽子。她一面跑一面回头,跟在她后面的倒是一个衣衫破旧的年轻男人,他戴着一顶滑稽的黑色礼帽,对着女人不断打出快跑的手势。

追逐他们两个的人也很快现身,几个日本宪兵提着枪也钻进人群中,费力的用枪托打倒了几个平民之后其中一个向天开了一枪。

人群很快尖叫着散开,最前面的女人随着人群向前跑,黑礼帽的男人却掉头向宪兵们迎去,他摘下帽子从里面掏出一把手枪作势开枪,一声响亮的爆破声后枪口却喷射出亮晶晶的彩纸碎片,日本宪兵只被他唬住短短的一刻,随即抡起刺刀向他刺去,他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寒光闪闪的短刀,抵挡了一下艳红的假血就从刀把流出来。终于有丧失耐心的士兵向他开了一枪,他踉跄了一下,却借着摇晃的势头转了个身。

从明诚的角度,刚好可以看见他从自己的伤口中变出几支业已枯萎的玫瑰花,向远处抛去。第二枪也响了,蹩脚的魔术师向前扑倒,女人逃离的方向只剩下灰烬下火种一样红色的玫瑰花。

 

川岛带着微笑道,“正巧和追捕赤色分子的队伍遇上,这样精彩的魔术却是我未曾预料的。”

明楼一直都没有说话,此刻摘掉手套仔细的装在自己大衣的口袋里,向川岛莫测的笑笑,率先打开车门。明诚先从自己那侧下了车,笔直的站在明楼一边的车门旁,为明楼拉开车门。明楼就在他的护卫下和川岛一起登上已经入港的游轮。

“阿诚啊,”明楼突然开口,这是他今晚的第一句话“你回头看看,风光正好呐。”

 

明楼和明诚被分到了两件相邻的房间。设施倒是很齐全,几乎可以称得上是豪华的程度。川岛邀请他们收拾一下到宴会厅去参加晚宴,而一路前来的司机则一直站在二人门口,不做声的等待。

明楼看见床头摆放的自己的提箱后无声的笑了一下,不出意外的里面装了他常用的一些衣物,甚至还有一支他一直摆放在办公室里的钢笔。明诚看到自己床头的箱子时则是全身紧绷,他默默的咬着牙,看着箱子里本该在明公馆的衣物。

   
评论(18)
热度(265)
  1. 档案库颜僧权 转载了此文字
    存文
It is time to move on my d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