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僧权

【楼诚无差】夜航(2)

原著时间线之后。

所有错误都是作者的。

楼诚属于彼此。

写到了想起来提醒一下,之后可能出现详细的暴力血腥描写。(今天可能有一句擦边)

再多啰嗦一句,这个故事里楼诚不是电视剧和小说里的无所不能总能化险为夷的主角,他们更多的是这个动荡时代里的,挣扎着生存,奋力战斗的一员,这个故事里出现的所有人都是这样的。
1

明楼和明诚从各自房间中出来便被两个身着制服的服务人员引导前进,明楼走在前面,步态稳健从容,明诚隔着一个人站在他身后,不自觉调成成与明楼一致的步调,胸腔中因为愤怒和焦灼狂跳着的心脏似乎也逐渐平复下来。

走到更上一层的走廊中另有三个人也加入到这几乎是肃穆的行进队伍当中来,一个是戴眼镜的中年男人,中等个头,对楼诚二人报以惊讶眼光,明诚认出他是一家金融报纸的编辑长。一个是机要处的秘书,烫着鬈发的小个子女人,她被一旁的日本侍者半拖半扶着,妆容浓重,双眼涣散无神。最后一个是个身材魁梧的男人,明诚没有见过他,只是觉得他阔而扁平的面孔似乎不是汉人。他落步很重,习惯性的虚握半拳。

明楼似乎并不介意被侍者刻意的带到队伍中间与明诚隔开,他饶有兴致的盯着站在自己前面的编辑长,被盯着看的人不自觉从口袋中掏出手帕擦脸。明诚前面是浓妆如殓的机要秘书,行动之间明诚看见她面颊靠近耳朵的地方有一道不短的伤口,即使被面霜和鬈发遮盖着,也依稀可以看见黑色的缝线和暗红肿胀的边缘。

一行人走到宴会厅的时候船上乐队的乐队正一曲终了,推门走进的时候莫名有了电影中主要人物的派头。舞池间一半是发色各异的洋人,另一半则多是他们怀中身畔站立着的黑发的东洋人。粗略一眼望去多是商场上的人物,但受过军事训练的人也散落在他们中间。后者们多身着便服,有为数不少的女人。

川岛风度颇好的站在一处视野良好的圆桌旁边,将戴着白手套的手举到额边向楼诚一行致意。

五人落座之后川岛挥手叫来侍应,很快一顿很好的晚餐被端上来,明楼率先拿起刀叉开动,明诚也跟着叉起一块酱汁浓郁的肉食,编辑长等了一会,吞了吞口水之后伸手先取了一块面包,魁梧的男人则先饮了一口佐餐酒。机要秘书双手握着高脚杯,自始至终什么都没有吃。

明楼很快解决了盘中食物,用餐巾抹了抹嘴向川岛发问“川岛先生将我请到这船上,是为了什么?您把我和我的秘书一并带到这船上,很多需要经过我批示的工作都要被耽搁,希望您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川岛放下手中刀叉,略微转向明楼“明先生日理万机,我也非常清楚您在政府中的地位,但是近来赤色分子活动尤为猖獗,我收到一些关于政府内部遭到其渗透的情报,为了您的安全,也为了日后行动的安全,我不得不为您安排了这次短暂的航行。我向您保证,当航行结束,您回到上海,看到的仍将是一个有条不紊的繁忙工作的委员会。”

明楼冷笑道“这样说来你是在怀疑我了?”

川岛仍旧保持微笑“更是为了保护您的安全。而且我也请来了另外的一些朋友们,在这次航行中你们都将呆在一起,欣赏沿途风光,品尝豪华游轮上的美食,当然,也把狡诈的敌人从身边找出来,予以彻底的消灭。”

明楼勃然道“荒谬!现在上海的经济正是沉浮不定的时候,我为正在推行的新政策忙的焦头烂额,哪里来的时间参与你毫无依据的调查,谁给你这样大的权力?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

川岛不做声的看着大怒的明楼几秒,骤然发难将手边的半杯酒泼到明楼脸上,明诚从怀中掏出枪来就被一旁的侍者用枪抵住,侍者的角度很是巧妙的将枪支用自己的身体挡住,所以宴会厅仍旧是一排热闹,没有不该注意到这里的人投注多余的目光。席间另外三位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了一下,僵在原处谁都没有动。

明楼眨了眨眼睛,刚刚还是有一些酒液溅进眼睛,此刻火辣辣的疼。他属于特工的部分可以躲开甚至反击,但是久坐办公室的副主任似乎不该有如此敏捷的身手,所以他只是呆在原地,做出羞愤的神情。

“现在冷静些了么,明先生。”川岛冷酷的神情只维持了一小会,很快又恢复了微笑。“在我到来之前,就有几位同僚被派遣来上海,他们身上所遭遇的事情实在是太过蹊跷,我受命彻查,所做一切都是职责所在。”最后一个音节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和颜悦色了,川岛打了一个响指,站在外围的侍者将雪白的毛巾送到明楼手边。

明楼做出犹豫的样子,最后还是从银托盘中拿起毛巾为自己擦脸。他在毛巾之下深深吸气,然后用手梳理了一下溅湿的头发。

明诚认出那是他们之间的暗号,意思是不要轻举妄动。他咬着牙把枪收回怀中,身边的侍者也很快退后。川岛像是对之前的冲突毫不知情的样子,向众人举起被侍者重新蓄满的酒杯,祝酒道“愿我们旅途愉快。”

只有魁梧的男人和编辑长响应了他的致辞,但在宴会厅一角所发出的一切声响都很快被淹没在几乎要没过人头顶的喧嚣中。

   
评论(20)
热度(77)
  1. 档案库颜僧权 转载了此文字
    存文
FA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