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僧权

【楼诚无差】夜航(11)

原著时间线之后。

所有错误都是作者的。

楼诚属于彼此。

我在这个故事里写的都是我相信,我知道的东西,但是我也承认它不一定都是对的,也不具备推广的资格。

以及今天有暴力描写。


军舰放下两条小艇,载着荷枪实弹的日本海军包围了明楼和明诚。船上的人似乎得到命令并没有开枪,只是用船桨猛砸试图反抗的二人的头颅。很快明楼和明诚被反剪双手带到军舰的甲板上,川岛转过身来,面孔上是一道贯穿鼻梁的长长伤口。

“又见面了,毒蛇先生。”

 

“我坚信你不会葬身海底,让我空载满船明月归去。现在看来真的是天不负我。你也已见识过了我的手段,我期待能从你这样高等级的军统特工口中知道更多秘密。”川岛好整以暇的坐在审讯室里,明楼和明诚被随舰的军医处理好伤口,用麻绳结蛇扣牢固的绑在椅子上。

明楼漠然的看着川岛,像是想到什么,开口问道:“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要把我们拉上那艘船。那艘船上的欧美商人又是怎么一回事。”

川岛并没有回答,明楼注视了他的面孔一会愉快的说道:“你并没有真的要将那艘船沉没。你只是想用我们作为胁迫。”

川岛面无表情道“我想明先生应该知道这并不是你向我提问的好时机。”

明楼笑意更深“现在你没法向上司交差,说明为什么这次行动会有这么大的人员伤亡。”

川岛愤怒的前倾身体,“这都要怪船上的赤色分子!我已将她击毙。”

明楼玩味的看着川岛不自觉的怒容,“这样说来这场海难并不全归咎于暴风雨。可是你要安排我们上船必会先排查好……是那个在码头逃脱的女人!”

川岛盛怒之下站起来狠狠踢了明楼裹缠着纱布的膝盖,明楼一边痛得皱眉一边笑道,“你将自己塑造成为邪神,以此招摇无畏无惧,无往不利。但其实你也只是凡人而已,还是又疯又不那么聪明的那种。”

明诚坐在明楼旁边,眼见着血从纱布后面渗出来,被木桨猛击过的头更加有节奏的疼起来,但他一言不发,面上一丝表情也没有。他要做明楼的臂膀,也要做他的铠甲,若这些都做不成,起码不能成为明楼的拖累。

川岛愤怒的在审讯室中来回踱步,深深吸气,渐渐平静下来。

明楼不再看他,目光投注在窗外。晴好的天气下湛蓝的海面与天空连成一线,海域太过宽广,没有参照物令人感受不到船在快速行进着。他不知道自己和明诚将要被送往哪里,也不清楚自己即将面对的会是什么。

但在经历这场海难之后,他突然想明白,自己诚然未曾畏惧过死亡,但死亡好不过和明诚一起活下去。在由水底而向水面浮升的过程中,水压的骤然改变使他濒临失去意识,耳边轰鸣一片中却能辨认出明诚有力的心跳。他从未意识到活着是一件这样令人高兴的事。

川岛压低重心,猛地掴了明楼一耳光,明楼被他打得偏过头去,明诚从喉咙里发出愤怒的低吼,在座椅上拼命挣扎,而明楼转回头来,毫无惧意的与川岛对视。

川岛直起身来,命令士兵将明楼和明诚分开关押起来。

明楼被一个海兵拖着踉跄的站起来,他腿上的伤口再次绽开,把纱布染得鲜红。明诚拼命扭头看向明楼,明楼只是对他平静的点点头。

明楼面上的神情是为明诚所熟悉的。是他少年时每次送明诚上学堂的时候惯有的表情,明诚哪怕心中再惶恐不愿,也会为明楼的注视所安抚,攥紧书包的带子迈步走去。

明诚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就在朝霞满照的海面上,明楼已经答应再不会抛下他独自赴死。他们再不会为任何东西分开。




【作者认真考虑要不要在接下来的更新后面都把我那个不带刀的番外贴上,以表示不管这个故事被我写到多么不可收拾的地步,最后都是一定HE】

   
评论(29)
热度(77)
  1. 档案库颜僧权 转载了此文字
FA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