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僧权

【楼诚无差】夜航(12)

原著时间线之后。

所有错误都是作者的。

楼诚属于彼此。

我在这个故事里写的都是我相信,我知道的东西,但是我也承认它不一定都是对的,也不具备推广的资格。

【预警】暴力描写。






明楼被关押在窄小的禁闭室里。这里无法供人伸展手脚,只能半蹲着背靠墙壁稍稍歇息。他感到浑身的伤口都在绽裂,剧烈的头痛伴随着耳鸣,干渴令他的嘴唇皲裂流血。

他想看看月亮。

他想起在游轮的晚上,自己和明诚躺在同一张床上。他自知身处绝境,反倒生出无限的冷静与几乎无情的决绝。但是明诚的手指太烫了,他的眼睛也太明亮了,这一切都催生出他对世界的眷恋。所以他催明诚去关灯。

冷白的月光下,一切像是那个波兰作家笔下的死之草原。一切在月的银辉下成为光的制品,静谧明亮。而明诚赤脚穿着衬衣,划破船舱里流动着的,几乎有实体的月光走到他身边来。明诚看着他,就像枪口下的鹿看着猎人。

他很想念明诚,不知此时此刻明诚在做什么。如果能看见月亮就好了,明楼想。

 

明诚的对面坐着川岛。

他的身上布满交叠的伤口,一只眼睛肿胀的无法视物。川岛扭着他的项子把他的面孔暴露在强光之下,炽热的灯泡几乎要烫到他的脸。

“明楼到底还知道什么?他操纵着你与哪些人联络!”川岛愤怒的扼紧明诚的咽喉,整夜的询问让他彻底失去耐心,他挽起袖子小臂上露出暴突的青色血管,面孔因为失控的怒火而格外狰狞。

明诚的喉咙里传来一声呜咽,川岛稍稍松开手,等待着明诚把这句话说出来。

“你弟弟的血,也洗不净你的罪。”

川岛用力的掴了明诚一个耳光。

“你杀他,是因为你知道你永远失去了他的爱。”明诚的声音因为声带受损而沙哑着。“这个世界上再不会有人像他一样爱你,崇拜你,供奉你。你永远都做不成神。”

川岛的眼睛里爆出凶光,他扔掉手中的强光手电,高声咒骂着双手扼住明诚的脖颈,明诚在失去意识的边缘想着,大哥在做什么呢。

 

明楼和明诚被带回上海。

尽管川岛并没能从二人口中获得什么有效情报,但从机要秘书和编辑长两处所获得的情报仍使他一网捕获了大批抗日者。

明楼知道自己身份完全暴露的日子不远了。

 

鉴于川岛的刑讯对明楼和明诚二人着实不起作用,明楼和明诚的价值也越来越小。川岛原本将两人关在两间独立的囚室中,后来索性将他们和监狱最底层的死囚们关在一起。

再见面的时候明楼和明诚都有些认不出彼此,他们似乎还没见过对方如此狼狈的样子。明楼试探着问,阿诚?明诚努力伸展因为疼痛而蜷曲的身体,下意识的用手抹了抹脸。

大哥,明诚用沙哑的声音回答他,在光线昏暗的囚室里试图走向明楼。

明楼已经站不起来了,他把手伸向明诚,被剥去指甲的手指布满血污。

明诚半跪在明楼身边,握住他的手贴在自己面上。

原本早就失去痛觉的手在此刻却清晰的感受到了明诚面孔上结痂的伤疤和仍在流血的伤口,他余下的完好的皮肤的温度。明诚的眼眶热烫,却干燥,他的睫毛在明楼掌心拂动,像是所有他们之间未曾言明的吻。



【作者的唠叨】今天目测有二更。

以及这个是整个时间线后的番外→结局之后的故事

再及,波兰作家是显克微支,那个故事是 二草原 。

   
评论(8)
热度(74)
  1. 档案库颜僧权 转载了此文字
It is time to move on my d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