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僧权

【楼诚无差】夜航(13)

原著时间线之后。

所有错误都是作者的。

楼诚属于彼此。

我在这个故事里写的都是我相信,我知道的东西,但是我也承认它不一定都是对的,也不具备推广的资格。←今天这句话加粗





新来的死囚是在地下党中离明楼和明诚最近的一个单向下线。明楼与他是旧日的同窗,四川人,讲到川军抗战神情飞扬自豪,家族中有许多从弟都上了战场。

明楼和明诚合力把他拖到靠近窗口的位置,把着实不多的新鲜空气分给他。

同窗费力的把一口气喘上来,睁眼看明楼却是神情复杂。明楼和他客气的打招呼,像是从前自学院的任一角落偶遇那样。同窗犹豫许久终是轻轻握了握明楼的手,“你军统的身份已由日本人登报曝光。”他说,“也是时候向你重新介绍我了,我是上海地下党联络站的成员。”

“同是抗日,党派没那么重要了吧。”明楼摇摇了与他握在一处的手。

“原来你还不知道,外面国共两党已成水火不容之势,统一战线如同空文。我就是被一位军统的特工牵连入狱的。”

“什么?”明楼一直以来都保持的极好的风度终于有了一丝裂痕。

“十月时候国民革命军韩德勤部与共产党新四军为争夺黄桥镇而相互开战,国民军折损万余人,那之后调停未果,今年一月在安徽国共再次交火,新四军几乎全军覆没……”

“什么?”明楼,猛地迫近昔日同窗面前,决眦欲裂。

“本应该对着日本人的枪口,在对自己人开火。抵抗日军的精锐在同胞的枪口下全军覆没。在这个时候,还有人关心自己所割据的阵地,还有人要为党派之争流血。中国国土沦丧数千里啊,国破家亡,山河破碎……”他说着说着,眼眶中流下带血的泪水。

明楼慢慢的坐回去,明诚坐在他身边,看着他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苍老倾颓。

“同是中国人,哪里来的那么多要置之死地的仇恨呢?在这种时局下,个人党派的私利怎么能大得过国家的存亡呢?”明楼喃喃自语,明诚靠近他,让他的头颅靠在自己肩膀上。

“大哥”,明诚不知道要讲什么好,他只能说,“大哥。”

 

明楼等待的浮出水面的那一天终于来了。

川岛最终还是找到了眼镜蛇。明楼被他亲自带人从监狱中带出来,明诚激烈的试图阻止,而明楼回头看他,露出苍白的微笑。“阿诚,我们那边见。”

这句话像是击中明诚头顶的巨雷。他靠着囚室的铁笼跪在地上,看着明楼被拖曳着在地上划出一道尘土和鲜血混合的道路。

车上还坐着另外几个被捕的地下党,明楼不记得自己是否与她们会面或接头,他的头太痛了,他希望这一切快点结束。

一个失去大半牙齿的女人认出了明楼,她猛地扑到明楼面前,挣扎着踢打明楼。明楼困惑的看着她,她尖叫着“你这个见风使舵的投机者,你这个军统的间谍!你的手上沾满了同志们的血!”

明楼想了好一会,低头看着自己被剥去指甲的手指,只看见自己板结乌黑的血。

他想向她解释,女人却执意尖叫着用各种明楼听得懂听不懂的话咒骂他。坐在前排的川岛愉快的从后视镜中欣赏着这一切,明楼不再与他对视,他疲惫的垂下头,想了半晌,最终在尖利的咒骂中低声为自己申辩“若问我究竟要支持何种政体,我认为这个问题在国将不国的时候,是不合时宜的。我在这个位置上,也有能力为抵御外辱做些事,我便做了。”





以及这个是整个时间线后的番外→结局之后的故事

   
评论(11)
热度(77)
  1. 档案库颜僧权 转载了此文字
It is time to move on my d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