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僧权

【楼诚无差】夜航(14)

原著时间线之后。

所有错误都是作者的。

楼诚属于彼此。

我在这个故事里写的都是我相信,我知道的东西,但是我也承认它不一定都是对的,也不具备推广的资格。
  
【警告】今天有血腥描写,不建议深夜观看(认真脸)
  

  

明楼被带到政府行政大楼中接受讯问和最终审判。他被人拖曳着走过自己曾走过千百遍的道路,行经之处没有一个中国人敢看他的眼睛。

不很意外的,他看见了编辑长的面孔。但此时那个中年男人的面孔上是感同身受的不忍。明楼对他笑了笑,表示宽恕。他面孔上的伤口因此绽开,流下绯红的血。

川岛身着全套礼服站在会议厅的中央,四处还坐了一些明楼未曾见过的日人,他在炫耀自己的猎物。明楼把腰背挺直,扬起面孔决意不露出颓唐神色,川岛抑扬顿挫的揭示明楼的身份,讲述自己抽丝剥茧追踪明楼的过程,而明楼只是端正的坐在椅子上,坦然的接受四方所投注的目光。这大概是能为这个国家所做的最后一件事了,明楼想,体面的死。

 

明诚被人反剪双手从监牢的最底层带出来。

阳光太刺目了,明诚几乎不记得上次站在阳光下是什么时候。他被押送到一辆卡车上,和无数衣衫褴褛的死囚站在一起,青年的学生居多,有很多看上去就是孩子。明诚和他们站在一处,觉得自己像是站在铺满朝霞的水岛之上。一个崭新的国家会从这血红色的水面下奋跃而出,它光芒将把旧时代的一切阴霾都照亮。沉甸甸的足以点燃一切的太阳。

卡车穿过市区,明诚半闭着眼睛慢慢分辨空气中的气味。糖糕,汤面,新鲜的水果,还有因为凝结而变得稀薄坚硬的糖的气味。少年时期的饥馑为他留下了永久的黑色梦魇,而食物是最能够令他感到安全的东西。他还记得自己被明楼收养之后,第一次与他对话的场景便是在厨房里。

明楼教他,如果你想要,便可以说。如果你想要,便应争取。

明诚有点遗憾的,有件事,他一直都未曾真的努力争取。因为他害怕这句话一旦说出口,整个梦境就将因此分崩离析。无数次,他在梦中见到自己愿景成真的时刻,都只是束手远远看着。他知道梦中的幻影是不可扑的,哪怕是在梦中他也知道这是不能成真的。

明楼给了他足够的尊重,但在这一件事上,明诚还是感到卑微。

卡车行驶到尽头,竟是一处废弃依旧的港口。狱卒把死囚们从卡车上赶下来,一个接着一个的用刺刀穿透囚犯们合十的双手,用带刺的铁丝将一个又一个的人穿成一串。明诚愤怒的用日语咒骂着行事的狱卒,遭到狱卒们联合的殴打,明诚从拳脚的间隙中看见那锈蚀的铁丝穿过一双又一双本应握笔的手,他们的血淅淅沥沥的落在地上,溅起飞扬的尘土。

明诚被穿在最后,狱卒将着半死的人们推下海去,落在海中的人无法挣脱桎梏,海水溅起的带着血色的浮沫逐渐淹没了他们挣扎着的头颅和哀泣。

明诚在水下完全依凭本能挣扎,大哥,他想着,大哥。

所有的和明楼有关的时刻都在此时浮现在他的脑海,他发觉自己的一生竟与明楼如此密切相连,无法分割。不同年纪的明楼在不同的地点对他报以柔和的凝视,明诚突然想,有无半分可能,大哥也爱我。

 明诚猛然浮出水面,缺氧所造成的目眩之后,他发觉自己竟然挣脱了穿透手掌的铁丝,这大概是因为他因为遭到殴打而被缚在最后,铁丝的尽头只在他手腕上松垮的环了几下。

明诚试图潜回水底,但青年人们的尸骸静静沉在水底,再也没有血或是气泡从他们中间浮升上来。明诚湿淋淋的从水中爬上来,狱卒们早已离开了,地上的血凝结成块,鲜艳的颜色逐渐沉黯。明诚用衣襟擦了擦脸,手掌上的血留下红色的印痕。他想,要去见一见大哥。

 

入夜之后明诚潜行去了日本人处决犯人惯常的近郊,他在最表层的尸体中翻找,没有明楼,或是他没能找到明楼。很多尸体都是残缺不全的,明诚在这些还没来得及完全变硬的尸堆里辨识着明楼身体的细节,最终他颓然的坐在他们中间,比他们还要像是尸体。

明诚最终放弃了这种搜寻。他失魂落魄的随着身体前进,等到停步的时候发现眼前是已成为焦土一片的明公馆。

明诚慢慢的走进这一片废墟里,这火烧得太干净,明诚翻找了许久,连可供凭吊的东西都找不到。

家没有了。

也找不到大哥。

明诚不知道自己要去哪。他坐在废墟中抱着头想,这个世界上还有哪里可以给他容身。

最后他去了一条小巷。他逃家之后就是昏倒在这里,被明楼发现。巷子离明公馆并不太远,路边的店铺都紧闭门户,明诚一个人走在空荡荡的路上,像是无家的一只野鬼。

天边已经泛白了。路边的鬼被太阳一照也是要魂飞魄散了吧,他想着,真的只能那边见了呢,大哥。

 

小巷的尽头,另一个失魂落魄的人影遥遥的望见明诚,与他一并愣住。

明诚慢慢的走近,他仔细的打量着对面的人,像是想把每一眼都深深刻在脑海中。最后明诚终于走到了对方的面前,在太阳升起之前紧紧的抱住他。

第一道晨光照射在这紧紧拥抱彼此的两个人身上,他们没有消散,没有因为拥抱而破碎,他们终于确定自己怀抱中的并不是对方的鬼魂。

天亮了。

 


【作者的唠叨】
我认真的准备今天完结的,但是还差了一点。剩下的是解释大哥死里逃生的原因(这涉及一个可能会引起争议的真人引用,大家有兴趣可以猜一猜)。
以及两个人在温哥华的一段生活。
第一点讲完这个故事其实就可以结束了,但是很想写一写华人参加二战的故事(可惜我还没有把资料查全)。

因为今天没有把刀子插到最后所以就先不贴后面的番外了(分明是你不会用手机弄)。

总之,感谢。感谢。

   
评论(26)
热度(107)
  1. 档案库颜僧权 转载了此文字
FA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