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僧权

读《夜航》长夜有光

谢谢姑娘的长评~我跑圈回来了哈哈哈

这个故事其实写得有些拖沓和过于黑暗了,我在推进情节的时候总在自问,我是不是在沉迷于炫耀邪恶,是不是过于悲观。现在回头看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如果以后有机会修文的话可能会把过于血腥的黑暗的部分进行删减。

尽管我对这个故事有诸多嫌弃,也认为它有很多地方还不够好,但是每次有人在看它,无论喜欢与否,我都非常高兴。我把我自己关于这个世界的思考和理想写进了这个故事里,它是我献给所有英雄的礼花,如果你恰好路过,遥遥的看了一眼,光亮哪怕在你身上停留一秒,我都是高兴的。

就像妈对傻儿子的偏爱。

在写这个悲伤沉重的故事的时候,其实我是写了大纲的,但是最后脱缰了(……。原因是在我笔下的这两个人罔顾我的意志,几乎是拉扯着我,拉扯着看似对他们的命运有决定权的我,走到对方身边去。

作为一个神叨叨的作者,我相信他们是有自由意志的,他们对彼此的爱强烈到完全可以完爆我这个控制力低下的作者,我感到挫败,和感动。他们的爱击中了我,让我无法拆散他们,什么都没办法令他们分离。

我老师曾经和我们讲过他对历史的一点看法。他说每个人都是河流中的一滴水,我们看似是无法左右河流的走向的,但这些水滴最后汇成莽莽的河流,汇成不曾断绝终日奔腾的河流,河道会为河水所改变,这个世界会为千千万万个独立的个体所改变。

他还说,以我们所身处的视角来看待历史,还是太窄小。

说到这实在想再多嘴一句,教科技考古的老师在我们讲遥感探测的时候放了一张图,勉强能看出有斑驳的颜色,但无法组成任何有意义的花纹。他说这是猫的视角。然后他又放了一张图,是一块非常精美的波斯地毯,卷曲的花纹重叠繁复,他说这是用人的视角来看的同一件东西。

这个例子给我的震撼很大,所以我常想,我们看待历史,是不是就像猫在端详这张精美地毯。


风向哪边吹,我不知道。但我想历史会知道。

个人能做的,就是倾尽全力做好自己能做好的事。我也许是不信一些东西的,但是如果这个时代的洪流将要裹挟我做出某些选择,这个选择的基础一定是问心无愧。


最后的最后,我想读书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事了,读书的人都是好人~

再次感谢姑娘看完这个故事,谢谢,谢谢。

祝好~

路忆欧:

我并不会写文评,更怕解读的不对误了太太最初的心思,所以只是追着表个白。

当然如果再能帮太太增加热度,这几句瞎扯也算是有些用处。

假装我能 @颜僧权 。

太太您写的《夜航》太好看了我要给您表白。(可能有轻微剧透和不正确的消极思想以及没有逻辑)

太太苦心,打开了一扇快被大多数人遗忘或是有意遮掩的大门。所有的英魂都值得铭记,因为守土有责,不分立场。

每一章都很耐读,也许上半段绝望得要死,下半段却甜的落下泪来。

没有电视剧里不管怎样都能化险为夷的神奇,他们的形象那么鲜明那么深刻。两人从相互独立到心意相通,在令人窒息的海水里也不肯放开对方的手。

为国为家,同生共死。

虽然黎明前有残酷和血腥,但好在有信仰和希望,也有彼此。感谢太太帮他们圆满了梦想,“死”得坦荡,生得幸福。

他们在绝境里期冀着未来中国的模样,那时红日初升,其道大光。

现在想想,好长一声叹息。

好的我表白完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点链接去看了http://tufeyuheiji.lofter.com/post/3bbc34_9db2aa4    

至于这下面的东西,不看也罢。完全没有逻辑表意不清且不正确。

我一直在寻找答案,一个可能这辈子也找不到的答案。

我想知道什么才是正确的,什么是我应该相信并追求的。

川岛对那个惨死在船上的女人说的话让我毛骨悚然。只觉先人不易。

不知前路几何,不畏周遭无声,我为你牺牲,哪怕我的牺牲在你眼里就是愚蠢,何况你还有可能在我的伤口上再捅一刀。

但我还是义无反顾。

可是他们怎么如此肯定自己在做正确的事情呢,他们怎么敢肯定光明一定会到来呢,他们怎么肯定他们选择的就是百年后我们选择的呢?

救国当然不容置疑,忠魂在上。

但其他的呢?

在他们的未来终于能被成功者证明,可现在的我不知道现在的未来,

所以我只剩下佩服。

我身边的朋友许多都在考虑出国,谁知道是不是要起风了。有些东西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是如芒刺在背,但我慢慢发现,我们真的只是一小撮人。

不过是不同的立场,相信了一种,便不愿意再信其他了。我们狂热地追逐着我们认为的自由,他们也在狂热地维护着他们的。不至民不聊生国将不国的地步,大概也就是现实和理想之间的选择。


我发现我最大的问题是书读的太少想的又太多。

再次给太太表白,我滚去读书了。

如果你看到了这,请你忘掉除了表白以外的所有胡话吧。

转载自:路忆欧
2016-03-14
/  标签: 楼诚
12
   
评论(12)
热度(13)
  1. 颜僧权路忆欧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姑娘的长评~我跑圈回来了哈哈哈 这个故事其实写得有些拖沓和过于黑暗了,我在推进情节的时候总在自
FA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