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僧权

【楼诚无差】白舟(1.5)

原著时间线之后。

所有错误都是作者的。

楼诚属于彼此。

我在这个故事里写的都是我相信,我知道的东西,但是我也承认它不一定都是对的,也不具备推广的资格。

(1.5是因为这个情节没写完……严重的伤害了我作为一个强迫症患者的感情但是写到恋爱就停不住我也是服了自己……)


第一次的飞行驾驶是令人兴奋的。明诚和教练坐在驾驶舱里,飞行高度与距离甚至不比之前乘坐客机时的经历,但当冷风吹掠面孔,而飞机在驾驶员的操控下灵活的转弯下沉与骤升还是激动人心的。

飞机降落之后陪同的教练称赞了明诚的反应速度,并且拍着明诚肩膀告诉他十二个个月后的考试一定要顺利通过进入驱逐组*。

明诚在同伴们热闹的问候与钦羡的议论中结束了一天的训练。明天是周六没有飞行安排,学员们为飞机做每周的例行检查,等于是一个短假。可惜这短假并不够明诚搭车回到明楼身边。训练基地与多伦多很远,两个人只能通信,因为明诚的身份信件也会受到例行审查,明楼有时候会玩一点文字游戏,明诚凭借自己已有些生疏的破译技巧,费了好大力气从图书室里找到了明楼的作为底本的拉丁文版《上帝之城》,发现明楼换了十六个格来说亲爱的弟弟我很想念你。

明诚又气又笑的把那张薄薄的纸用图钉钉在床头,想了想在下面用俄语附注了一句,会拉丁文了不起。又想了想,添了短短一句。

 

当明诚带着明楼站在自己宿舍门口的时候,想到那张薄纸还是不由自主的迟疑了一下。

 

在飞行课结束之后明诚接受了同伴们在休息日到附近镇上喝一杯的邀请,一群年轻人心照不宣的没有回宿舍换下飞行制服,大家挨挨挤挤的穿过训练坪互相打趣着对方往日在酒桌上的表现,明诚正为一个老套的笑话逗笑,一瞥就看见了站在基地门口的明楼。

他穿着一件灰色的薄大衣,衬衣领浆洗得硬挺,系着明诚用第一个月的薪金买给他的领带,衣冠楚楚,遥遥的笑笑的看着自己。

明诚忍不住惊讶的睁大眼睛停住脚步,他后面的人一时刹不住撞到他身上,明诚被撞了一下反应过来,一面竭力收敛笑容一面和伙伴为自己的爽约道歉,他带着一点幼稚的自豪指了指门口的明楼,“我哥哥来看我。”大家先是赞美了一下明楼的风度,继而就放明诚如归家的羊羔一般向明楼奔去了。

开始迈出的几步还是矜持克制的,随着距离的缩短明诚的步伐越来愉快,最后几步几乎要飞起来,而明楼得意的向明诚张开手臂,将他抱了满怀。

 

站在明诚宿舍门口的明楼敏锐的觉察到了对方的迟疑,他站在明诚右边,微笑的侧过脸对明诚道“怎么,你的宿舍里藏着什么秘密么?”

明楼的笑容太晃眼,以至于明诚连凶狠的瞪他一眼也做不到。他只能低头打开门,把明楼让进来。明楼第一眼就看见了那张钉在床头的纸,他借故领先一步凑到它边上,一脸高深的端详了一会,明诚站在他身后有些尴尬,洗了两只杯子倒了热水端过来想着怎样把明楼从自己床边拉开。

而明楼毫无自觉的接过杯子坐到明诚床边,伸出两根手指“一,会拉丁文的感觉非常好,尤其在我口袋里还装着笔很快就可以纠正你译文中的一个拼写错误的时候。”明诚又窘又好笑,他便也就势坐到明楼身边,“那第二呢?”他们坐的太近,呼吸几乎都吹拂到对方面孔上,明楼端详着明诚的眼睛,好整以暇的,慢慢的在明诚嘴唇上落下一个温柔的吻,“第二,俄语我也是懂一点的,你写在那纸上的话,为什么不写到给我的信里去?”

明诚被明楼这一问问得耳廓发红,他闭着眼睛又吻了回去,较劲似的和明楼气喘吁吁的分开之后理直气壮道“怕你骄傲!”

 

*在中级飞行的训练中飞行员将依据飞行天分而对日后的机种进行分配。有驱逐、轰炸、侦查三组。其中驱逐组掌握有完全攻击主动权。


作者的碎碎念:这里对飞行员的参考来自朱力扬的《中国空军抗战记忆》。考量如下,首先这个资料我个人非常喜欢,其次虽然我把阿诚哥分入了加国空军,但实际上也是想说一点关于中国空军的事情,最后,中国空军在训练过程中分意式和美式两种,在这个故事我所选用的都将是美式的。加拿大的训练应该和美式也比较相近,我觉得应该不会错到太远。

最后的最后,请各位原谅我的OOC吧。中国的空军实在是太悲壮了,太悲壮了。有机会想把这本书好好推一推。

   
评论(27)
热度(82)
  1. 档案库颜僧权 转载了此文字
It is time to move on my d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