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僧权

【楼诚】杀死盗火者(二)

哈哈哈哈其实有信心帮你过到七月份啦(揍飞哈哈哈哈哈

穿高跟鞋回家要记得好好休息~(我就是矮小的平底鞋爱好者)

以及被承认是CP就愉快的从床上飞了起来~

说道脑洞神马的明天才是脑洞开启日呢呼呼哈哈~

从六月一号断网到今天的我刷微博看到虎庙真的被取缔了心里一抖……在写的时候还担心会不会污蔑了僧人们的名誉,如果他们是真的在好好照顾老虎的话。

不过我没想到最后真的会变成这个样子,觉得和自己的脑洞撞了一下……

纪录片是昨天看的,做了笔记,所以里面对于虎庙的描写基本上都是从纪录片里来的。当时看的时候,主持说,我和老虎说,我要吸引更多人的注意力,想要筹措更多的钱帮助你的子孙们回到森林里去。怎么说呢,这种话和说话时的神情让我感到,有点奇怪。

以及对森林里的动物的投喂,这是整部影片中我最能肯定的,是绝对错误的事情。拉着整袋土豆的卡车把土豆投放在道路上,喂养野猪和其他野生动物。这种破坏生态平衡的事情,很不对。

最后我是真的非常喜欢各种毛茸茸的动物,如果是我也会捧着小老虎傻掉的(参加阿诚哥哈哈哈哈哈哈)。


Tante:

旁友们,你们知道五月份的生日可以过到六月份的喜悦嘛!

啊。哈。哈。哈。哈。哈。(在商场陪妈妈逛街刷lof看到的时候简直想兴奋地脱掉高跟鞋手舞足蹈呀呀呀呀呀。)

十七的脑洞大起来有时候作为她的CP我也是怕的。(怕个鬼啦。)

看这个故事的时候结合起实际来我竟然有些毛骨悚然。

临渊而望,你到底能看到什么?

特别喜欢十七的故事,喜欢她的缱绻,也喜欢她的厚重。(正经脸表白。)

PS:小老虎实在是太可爱了。果然对猫科动物完全无法抵抗。(躺倒)


颜僧权:

给 @Tante 

嗯我觉得可能会有三和四(因为老虎太可爱了我写起来就没法住手……

以及照例,明楼和明诚是彼此的,戴戴是我的。





年轻的僧人头顶有薄薄的一层褐色发茬,肤色略深五官端正,赤脚,下船后比明楼还要稍稍高一点,无论是神情还是身体看起来都非常健康。他披着红色的僧袍,握着小虎的一只爪子笑容愉悦的对着明楼和明诚摇了摇,明楼和明诚对视一下,相继放下了武器,明诚走上前去帮助僧人将渡船拉到岸边,伸出手为僧人借力,僧人却托住小老虎两腋将它递给明诚。

明诚愣了一下,琥珀色和金色的眼睛彼此对视,直到小老虎蹬动双腿,发出猫仔一样撒娇的叫声。明诚就鬼使神差的把它接了过来。他笨拙的抱着这只毛茸茸的小东西,感受到它有力的心跳和温暖的体温。

僧人轻轻巧巧的从船头跃下来,侧头看了完全为虎崽所征服的明诚一会,大步明楼走来。

明楼事先业已对僧人进行了热感检查,并没有携带武器的痕迹,于是明楼和他靠近握手,从他粗粝的手掌再次确定他没有使用武器的习惯。不过意外的是他的食指和无名指和食指上有硬茧,明楼对这座漂流海外的岛屿愈发感兴趣。

明楼将自己的的来意进行了说明,僧人表示理解和配合,并邀请他们登岛,只是岛上并没有比这艘帆船更大的船只,所以明楼和明诚可能要将一部分装备留在岸上。明楼权衡了一会点头应允,明诚就将怀里的老虎还给僧人,和明楼一起回到车上挑拣装备。

“这座岛必然有问题,不要掉以轻心。”明楼一面说一面从子弹匣里挑出标记着红色的强酸弹头,明诚嗯了一声,把最顺手的两把短刀插进靴侧“嗯什么嗯”明楼装作不满的样子迫近明诚,“就是只老虎嘛看看你那副样子。”明诚看着明楼一张笑脸慢慢靠近,倒也懒得解释,在他嘴唇上吻了一下“但是真的好摸。”明楼在他大腿上捶了一下,明诚就笑着空出手也摸了摸他的头发。

僧人和老虎都蹲在沙滩上耐心的等候着,虎崽几下就抓着僧人的袍子爬到他后背上,僧人一手向后伸托住老虎的屁股防止它跌下来,一手摸了摸明诚留在沙滩上的脚印。

因为明诚金属的骨骼,他的脚印要比明楼和僧人自己的都要深一些。

登船之后僧人对明楼和明诚做了正式的自我介绍,他叫奥嘉茶,在岛上出生并长大。这座幸运的拥有淡水泉眼的岛已经存在了近五十年,先后有两代僧人在这岛屿上生活,如今岛上大概有四十几名僧人,大家耕作并且修习佛法,第一只老虎是涉水而来的。主持治好了它身上的创伤,它在离去之后又将自己的一家带了回来,后来又陆续的有其他一些老虎加入它们,现在岛上大概有七十多头老虎。老虎和僧人们一起吃米饭,捕食岛屿上的鸟类和老鼠以及其他一些小动物,但它们不会把血带到寺庙里。它们对佛陀也非常尊敬。

明楼对奥嘉茶提了一些关于岛屿平日资金流动方面的问题,明诚在旁边进行录入,奥嘉茶看破了审讯常用了对一个数字进行间隔反复询问的伎俩也不说,耐性甚好的一遍又一遍回答明楼的问题。离海岛还有一段距离就遥遥的听见了虎啸声。奥嘉茶怀里的小老虎兴奋的扒在船沿上呜呜回应着,奥嘉茶在它脊背上顺了顺毛,做出同意的手势,小老虎就撒欢的跃下水中,只露出脑袋和尾巴凫水回去了。

明楼和明诚遥遥的看到海雾之后隐藏着的苍翠葱茏的绿色岛屿充满惊讶敬畏,而奥嘉茶合十向岛屿的方向行礼,转过头对明楼和明诚露出可以称之为璀璨的笑容,“我们到了。”

下船之后有另外几个僧人帮忙来将帆船系好,明楼和明诚跟随着奥嘉茶向岛屿深处走,小型的森林中有一条白沙铺就的道路,远远的可以看见森林中心寺庙的金顶。森林之中的空气湿润洁净,日光自茂密树冠筛过而变成细密闪亮的金色光斑,有年幼的小老虎在道边嬉戏打闹,隐隐有庄严的诵经声。

明诚和明楼在移动中逐渐靠近彼此,不自觉做出防御的姿态,而奥嘉茶并不在意的微笑着带着他们向前走,三人步入木质的寺庙,奥嘉茶站在门口用水管冲掉自己脚上的细沙自若的踏上木质的地板。明楼和明诚为如何处理自己的鞋子犹豫了一会,奥嘉茶觉察到他们并没有跟上来,便折回对他们说“你们可以就这样走上来。不论有没有穿鞋子,在佛陀面前我们都是一样的。”最后明楼和明诚还是将自己军靴简单冲洗了一下,坚硬的鞋底踏在木质地板上发出沉重的吱呀声,他们决定假装没有听见它。

明楼和明诚随奥嘉茶对在鎏金的佛像面前行过礼,进入了后院僧人们的居所。几个年轻的小沙弥正抱着几只半大的老虎打瞌睡,奥嘉茶把老虎和人一一推醒,老虎们打了个哈欠就跃入庭中,小沙弥们也乖乖的握着笤帚去洒扫庭院,只有一个特别小的孩子还仰着肚皮睡在蒲团上,奥嘉茶看了他一会便也就随他去了。

奥嘉茶把账目都从木匣中取出来,摊在木几上给明楼看,明楼在心中惊讶这在典籍中所见到的贝叶形式的书卷竟还存在于世,上面的墨书字迹公整端方,带有一点草木灰的气味。这座岛屿就像还处于文明世界中一样。

明诚坐在明楼旁边,感到身后有什么东西在悄然靠近,他不做声的做出防御反击的准备,而那个熟睡的小沙弥不知什么时候醒了,他哒哒的走过明诚,明诚随着他看去,一只成年的老虎已经伏在离明楼和自己不到五十米的地方。

明诚下意识的站起来护在明楼身前,而小沙弥泰然自若的走过去,抱着比自己还要大上几圈的虎头,咯咯笑着拉着老虎的耳朵在它面上扯出不同的表情。

奥嘉茶并不十分严厉告诉小沙弥和老虎出去玩,老虎就把小沙弥驮走了。

明楼检查过寺院的账目,愈发确信政府要求自己前来调查绝不仅仅是走私老虎的问题。按照自己获得的政府方面的资料在和寺院的账目进行对照之后,明楼确信仅凭政府的资金绝不可能支持整座岛屿的日常开销和活动,讽刺的是,按照寺庙对老虎的饲养规格,政府的拨款也许只能支持几只老虎的所有权。

老虎的来去生死并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每一头老虎都有详细的档案,甚至记载了它们的医疗状况和生育情况,老虎们的皮毛看起来也都非常健康,行动敏捷,心情愉快。

但支持这一切的经费是从哪里来,这座岛屿是如何安好的存在和发展到今天,明楼相信政府和自己一样充满了好奇和困惑。而这种好奇和困惑将可能为这座岛屿带来毁灭性的后果。明楼清楚的知道这一点。

奥嘉茶放明楼和明诚在一旁翻检账目,自己站起来走到门庭边,摇响一只木舌的铜铃,明诚把手按在一把短刀上,注视着薄暮中僧人的剪影。之后在外的僧人们都逐一回到这里来,他们心无旁骛的取过自己的蒲团坐好,似乎明楼和明诚并不在房间中一样。由奥嘉茶带头,众人开始诵经祈祷,一些老虎也都纷纷来到中庭蹲坐。几只小老虎也想要进来,被大一些的衔住尾巴向回扯,耍赖的小老虎摊平四肢,肚皮贴着木地板被缓缓拖走。

明楼坐在诵经声当中,并没有将自己已可以倒背如流的账目再看进去。他没什么表情的机械的翻看着手中的贝叶,最终做好决定。他慢慢合上手中书卷,回头看了明诚一眼,垂头听僧人们诵经。明诚就和他并肩坐到一起。

诵经结束之后奥嘉茶走过来为他们安排住宿的地方,并且抱歉道岛上只有早晨一餐,僧人们过午不食。明楼和明诚点头表示理解,跟随奥嘉茶来到了住处,分别之前明楼向奥嘉茶提出明天在岛屿四处转一转的请求,奥嘉茶爽快的同意了。

明楼从门口进来的时候明诚已经把房间都检查过一遍,确认它干净并且安全。明楼疲惫的坐下来,顺势躺倒在明诚腿上,明诚调整坐姿让明楼靠得更舒服一些,又摸了摸他的面孔“大哥,别想那么多。”明诚低头看进明楼的眼睛“有我陪你。”

明楼笑着牵过明诚的手指吻了一吻,也要他早点休息。

 

第二天一早奥嘉茶来讲两人吃早饭。明诚和明楼脱掉了靴子,赤着脚走在遍布寺庙的阴凉柔软的白沙上。奥嘉茶和路上遇到的每个僧人点头问好,老虎们走过来嗅嗅他的袍边,然后一路小跑的跑向昨日的礼堂。

早餐是饭团,鸡汤和柠檬汁。老虎和僧人吃一样的东西,不过速度要快得多。明诚仰头喝汤的空档就有一只成年的老虎凑过来,执意也要把脸伸进汤碗里,明诚推了一下没推开,索性就留了半碗给它。喝光了明诚的汤的老虎就撒娇着把头枕在明诚腿上,明诚试探着摸了摸它头顶,老虎舒服的翻了个身,把巨大的爪子搭在明诚膝头。

明楼就很不乐意的走过来把老虎平移着推出好远。

等明楼气喘吁吁的站起来不出意料的收到明诚带笑的瞪视,明楼就撇撇嘴向他伸出手,“还干不干活了?”明诚伸手在明楼掌心不轻不重的打了一下,自己站起来。

寺庙的四周都是高大的阔叶林木。明楼和明诚随奥嘉茶一路前进,奥嘉茶时不时会停下来对他们讲解这岛屿的物候,或者从叶子下面摘下熟透了的果实递给他们吃。时不时就会发现老虎巨大的脚印,而明楼直觉这森林里还隐藏着一些别的东西。走了一会奥嘉茶停下来,三人面前是一座环绕高墙的建筑,奥嘉茶介绍说老虎平时会呆在这里,特别暴躁的和生了病的都不会放出来,未免伤人。明楼征询奥嘉茶的同意进去探访,奥嘉茶犹豫了一会还是把铁门打开,明楼和明诚穿过七道铁门终于入这座砖石建筑,并不是预先所设想的巨大铁笼,倒像是半地下的另一片小型森林,人和老虎隔着足够安全的壕沟,一只带着夹板的老虎一边瘸着腿走路一边发出嚎叫声。“彩虹和暴风打架的时候摔伤了腿,因为镇痛剂有限所以手术过后它就一直非常暴躁。”奥嘉茶站在壕沟一边,半蹲下以离那只老虎更近,“可怜的孩子。”他对它说,老虎就安静下来,委屈的把头搁在完好的前爪上。

壕沟对面的森林里似乎还有一栋玻璃顶的建筑,注意到明楼的关注奥嘉茶主动解释道那是一个小花房,里面种着一些在岛屿的自然环境中无法生存的植物。等过几天可以带明楼和明诚来参观。

奥嘉茶没有再带明楼和明诚深入这堡垒,他们跟随奥嘉茶从其中一个出口走出来,从另一条道路回到居所。

 

入夜之后明楼和明诚再次站在这座堡垒的高墙下。

明楼先检查了一下高墙是否通电,得到否定的答案之后明诚就先把明楼托起来帮他翻过去,紧接着自己也助跑几步翻了过来。明楼站在墙顶对整座堡垒进行了热感扫描,却没办法获得精度更高的数据。这里似乎有着某种奇怪的电磁场在干扰仪器的工作。明诚蹲在他旁边认真等候着明楼的命令,明楼俯身再次确认明诚耳蜗里的通讯耳机工作正常,后颈的追踪器工作正常。

“小心些。阿诚。”明楼拍了拍明诚的肩膀,明诚小幅的蹭了蹭明楼的手,然后纵身一跃滚落入明楼无法看破的黑暗中。

明诚翻过一道比一道低矮的围墙,就像是一个不祥的邀请。他听从明楼的指示尽量避开活动的老虎和值夜的僧人。尽管已经十分小心但有几次风还是将明诚的气味暴露给壕沟之下的肉食者们。在老虎们躁动的声音里上百双绿莹莹的眼睛在黑暗中亮起,明诚反常的感到焦躁,若非必须他不想向这些老虎开枪。

他隐藏在草丛中等待着进一步前进的时机,月亮渐渐从乌云之下露出来。冷光渐渐安抚了林中的野兽们,明诚等待着那些皮毛斑斓的动物们都渐渐平静下来,准备向前找寻前往密林中心的道路。这月光太明亮了,照得一切都像是光的造物。明诚感到一种危险的无所遁形,他轻而快的翻过了从壕沟一端通向中心的铁门。

有什么东西在黑暗里簌簌的拖曳着前进。

明诚举起枪口,感到了肾上腺素飙升。

一只非常美丽的绿色孔雀从黑暗中走出来。它骄傲的拖曳着自己绚丽的尾羽,雀翎在皎洁的月光之下几乎带着金属的光泽。紧接着又有其他孔雀走出来,雄雌参半。他们自如的在月光下散步,并不把明诚的造访看在眼里。

明诚从未见过这样多的孔雀,或者更确切说,他从未见过活的孔雀。明诚从未想过这种只在书籍和标本店中见到过的动物,在具有生命的时候会如此美丽。

之后有皮毛美丽的鹿走过来,执着的想要从明诚的手掌和指缝之间找到什么可以食用的东西,它粗粝的湿润的舌头舔过明诚的手心,明诚赶忙后退半步向它摊开双手示意自己真的没什么食物可以给它,美丽的雌鹿失望的打量了明诚一会,转身走开了。

所以奥嘉茶所掩藏的秘密就是这些珍惜动物?明诚小声的对明楼就眼前所见做出汇报,明楼惊得几乎从墙上栽下来,明诚已经远到他再无法检测,他看着镜片中那个闪烁的小小红点准备向明诚发出撤离的指令,并开始在心中打腹稿如何搪塞政府。他听见明诚一声惊呼。

“蝴蝶?!”

明楼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更加镇定,“蝴蝶怎么了?”

“是机械蝴蝶!金属质地的翅膀和……”

巨大的噪音充斥在明诚为明楼戴好的耳机里,明楼勉强的听到了通讯器最后被碾碎的声音。镜片里那个红色的光点消失了。

明楼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但他只能听见自己的血液在头颅中发出潮汐一般的轰鸣。


转载自:Tante 来源:颜僧权
   
评论(2)
热度(76)
  1. 档案库颜僧权 转载了此文字
  2. 颜僧权Tante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其实有信心帮你过到七月份啦(揍飞哈哈哈哈哈 穿高跟鞋回家要记得好好休息~(我就是矮小的平底
It is time to move on my d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