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僧权

【楼诚】杀死盗火者(三)

 @Tante 










明楼从高墙上一跃而下,奋力奔跑,凭借记忆尽快像明诚失去联系的地方赶。他在镜片中看见四面的僧人都在向同一个方向移动,从背后抽出霰弹枪一边奔跑一边给子弹上膛。明楼已经很久不出外勤任务了所以很多主顾都不清楚明楼曾经的战斗能力,但明诚最初的格斗和射击技巧都是明楼教授的。

明楼翻过最后一道围墙在脑海中预测着即将与自己短兵相接的僧人们的动线并作出射击模拟,但是镜片中所有移动的红点都停了下来。明楼不为所动继续向前跑,而即将接触的几个红点率先向相反反向移动,通向堡垒深处的道路竟被让了出来。

明楼咬紧牙,把耳机扯下来扔掉,他更加清晰的听见了夜风和老虎的咆哮声,但这都盖不过他重重的心跳和喘息。半个明楼因为极端的愤怒而冷静,半个明楼因为恐惧而燃烧,经年的噩梦都在此刻成真,他和明诚失去联系,而明诚深陷无援的险境之中。

明楼来到了半地森林之前,上百双绿莹莹的眼睛看向他,随着明楼的移动而移动。明楼快步走到壕沟之上的通道,有老虎高高跃起试图扑咬他,明楼一面粗粗瞄准一面快步跑过,他不想向这些动物开枪,这也许是这个世界上最后的几十只老虎。

明楼来到了明诚消失之前的最后地点,隔着铁门看见空旷的草地上露水闪烁,没有打斗的痕迹,没有血迹。

明楼感到稍稍冷静了一点,他放弃了一枪爆开铁门的打算转而攀住栏杆翻了过去,落地的瞬间装有电子地图的镜片骤然停止工作,变回了普通的平光镜片。明楼单手把眼睛摘下来折好放进口袋里,长袖善舞文质彬彬的明楼又变回了地下拳场里的黑暗王。

明楼站在明诚最后消失的地点上停了一会,然后向堡垒的更中心走。

沿途温度变化,多种不同海拔的植物有序排布,就像行走在一座被折叠整平的高山之中。草丛之中有一条人为踏出的小路,每一步都让明楼感到不适,他思索着脚步却没有停,很快他找到了原因,他所踩的地面在以肉眼不可见的方式移动,就像是某种活着的东西。明楼脑海中展开了几个非常糟糕的设想,他停住脚步握紧枪管,目光和枪口一起四处逡巡。有危险在逐渐靠近。

紧接着明楼听见了纷乱的脚步声。某种动物的硬蹄重重的落在地面上,草木摧折发出簌簌响声,他们从黑暗的密林深处向明楼靠拢过来,明楼看见了由远及近的绿色眼睛。是十几头壮硕的野猪。

明楼快速的攀上最近的一棵树木,蹲踞在树桠之上瞄准最大的一头野猪的头颅开枪,霰弹枪的威力巨大瞬间将野猪的轰开一个布满孔洞的伤口,红色的血喷溅在树干和草叶上被月光照成暗黑色。其他的野猪并未后退,更多的聚集在树下试图用獠牙折断明楼所占据的树木,明楼在剧烈的摇晃中连开数枪,很快却听到木质即将折断的声音。

这比老虎更难以对付。明楼的重型子弹即将用尽了,而普通子弹对野猪效用甚微,它的皮太厚了。一旦明楼落地便将失去所有胜算。

明楼用了两秒钟做出决定。他从腰侧拔出燃烧弹扔向树下的野猪群。巨大的爆裂声和火花一起迸溅,燃烧的野猪痛苦的哀嚎并把火带到更多地方。明楼用手护住脸从树上滑下来,他的衣服和鞋子都是阻燃材料所以火焰短暂的并不能靠近他。明楼快步向远离火源的地方跑,却感到有水淋在头顶。是安装在树木上的喷头。

喷水很快就结束了,明楼迅速的把带着的吸氧面具扣在脸上,很快在无色气体的冲击之下火焰停止蔓延渐渐衰弱,明楼站在烧焦的树木之间之中感到惊骇。这座岛屿之上究竟隐藏着怎样的文明。这在冷白月光下的一切都显得宁静而致命。

一切都在监视和掌控之中。

这座岛的一切物候和风貌都是在精密的控制之下才能够形成的。明楼最初并没有寄望于人为的努力,毕竟人类文明已经堕落太久,他宁可相信这是自然的造物。另外一个隐秘的原因是,他不敢设想如果这种文明与现存的一切制度相对抗,将引发怎样的毁灭性后果。

现在看来,最糟糕的预想都已一一成真了。

明楼慢慢挪动脚步,慢慢把手中的枪插回枪套里,他一面走一面脱掉自己的手套,吻了吻无名指上的戒指。

我只有你,而你也只有我。

明楼加快脚步,继而狂奔起来。

 在他身后,倒在血泊中的野猪慢慢站起来,月光下它们身体里的金属构件折射着骇人的冷光。



   
评论(8)
热度(53)
  1. 档案库颜僧权 转载了此文字
It is time to move on my d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