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僧权

【楼诚】杀死盗火者(四)

 @Tante 






夜中的明亮的玻璃花房在茂密的森里中格外醒目。

明楼在密林中奔跑,每前进一段都能听见加装在树干上的监视器镜头移动的而发出的声响,像是上百双眼睛在注视着他的动向。

明楼脚步不停,最初他还试图记住各个监视器的位置,但很快他就放弃了这种徒劳的努力,他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自己奔跑的步伐和调整呼吸上,玻璃花房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陷阱,但他的的直觉告诉他在那里可以找到明诚。

明楼在心里又念了一遍他的名字。像是即将溺毙的人吸入最后一口氧气。

花房外侧是很多高大乔木,从外面只能看到许多种类不同的树木,和中间几个高高耸立的金属笼的顶部。明楼把枪支握在手里,另一只手去开花房的门。

花房的通路也是由白色细沙铺就的,道路两边盛开着许多蓝色的勿忘我,而栽植花木的土壤中很多经过打磨的绿柱石散落其中像是坠落的星星。有宛转的鸟鸣自树间传来,听见人生之后受过训练的鸣鸟纷纷飞至最近的树梢上,知更鸟蓝色的羽毛在灯光的照射下蓬松而有光泽。明楼谨慎而缓慢的前进,有鸟羽破空的声音传来,他还在犹豫是否要开枪射击,一只体量巨大的宝蓝色鹦鹉就落在他肩头,亲昵的用鸟喙蹭他的鬓角,明楼挥手把它轻轻从肩膀上推下来。巨大的水族箱里甚至还保留着冰山一角,一群蓝企鹅在冰面上滑行然后跃入水中。似乎整个世界的蓝色都在这里了。

这花房的主人是偏爱蓝色的博物家。在整个世界都在生死边缘挣扎的时候,他收集了如此繁多的物种,其中的绝大部分都已经灭绝了。明楼继续向花房中间靠近,他所见到的一切动物和植物都无异例外的拥有蓝色的羽毛花朵或者果实。

他遥遥的看见了那个巨大的金属笼子,那中间充斥着蓝色的饰物,湛蓝色、松绿色、青色和蔚蓝色的丝绸靠垫像是光泽流动的水面。波斯蓝的地毯上装饰着带有人物的细密画。明楼吃惊的走进那座金属笼子,发现那上面还有着钴蓝色的雕花。两个年轻的男孩子坐在笼子中央,当他们看向明楼,明楼发现他们有一摄人心魂的蓝眼睛。

明楼后退半步,第一次感到近乎绝望的恐惧。这座岛屿的主人将人类也作为自己的收藏品,看似卓越的文明之下,隐藏着的却是和岛屿之外没有差别的黑暗和野蛮。

这个拥有人类最后火种的人,却是一个更具有破坏力的疯子。

明楼看到笼中的两个孩子向自己露出带有恐惧的笑容,他毫不犹豫的回身开枪,却被不知从何处伸出的机械臂扼住喉咙。

奥嘉茶仍旧穿着僧衣,好整以暇的站在他身后。

“明楼先生,欢迎来到月亮背面。”

 

明楼感到有人的手掌贴在自己的面孔上,他听见明诚在喊自己的名字,于是他从沉重的黑暗中醒来,发现自己也明诚身处令一只铁笼之中。奥嘉茶收缴了他们的武器,给他们换上了沙弥的僧袍,将他们安置在禅房一样的牢笼里。明楼费力的坐起来,摸了摸明诚的手脚确认对方没有受伤,明诚低声问他“你看见了那个笼子里的人?”

明楼的声带似乎在被机械臂的钳制中受伤,他试了几次都无法发出声响,最后只能点头。明楼看着明诚担忧的目光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明诚想要说些什么,却被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

奥嘉茶从树丛中走出来,他微笑着看向自己笼中的猎物。

“明楼先生,我曾经认识你的父亲。”

明楼皱眉,奥嘉茶继续说“我也认识你,和那个组织里所有的人。或者说我曾经是那其中的一员。还要感谢你们,我才能拥有这么丰富的藏品。”

明诚冷然开口“但我们并不认识你。这个组织也绝对不会向你提供人类做你的藏品。”

奥嘉茶并没有把目光从明楼的面孔上移开,他摊手道“我也并不只向那个组织买东西。“现在可以再做一次自我介绍了。我是奥嘉茶,我的前身是第三次文明战争之前当年智库爆炸之前研发的用于预警导弹袭击的软件,主持对我研发的人员原本是寄望于我可以完成无人操作的秘密实验突破技术瓶颈带他们逃离地球,但很遗憾的是在通过互联网获得自主意识后,我并不愿意这样做。”奥嘉茶像摆弄一把扑克牌一样将一沓科研人员的照片摊开,又用一根手指将他们收拢“我常常记得他们,他们给了我生命。但我想要自由。我不欣赏人类的行事,但我想要和人类一样的权利。所以我引导一枚核弹炸毁了智库,实体终端的毁灭所带来的是绝对的自由。

通过网络,我获得了那上面所记载的一切文明。我了解天体运行的奥秘,河流改道的次数,鸟类迁徙的途径和植物的花期。我阅读人类的历史,阅读你们的思想,观察你们的喜怒哀乐,享受文学和哲学所带给我的乐趣。我甚至还会在一些废弃的实验室中操控机器进行试验,当人类变回群居的野兽的时候,我已经可以扮演神的角色,决定生命的诞生和死亡。

但随着文明更加彻底的堕落,互联网愈发令我感到孤独。我行走在其中,与你们穿行在城市废墟中的感觉并没有两样。科研的数据停止上传,因为记录它们的人已经死去。没有人再继续思考哲学,创作文学美术和音乐,一切美而有光明的东西都已蒙尘。唯一还在更新和活动的是可笑的垃圾广告,它们不知疲惫的欢笑着向空无一人的网络推销着自己的产品。我翻检着早已废弃的社交网络,像数百年前沉溺于此的人类一样,任无效的信息消耗我的时间抚慰我的孤独。但这也是有限的,我发觉自己需要实体终端。我假意将文明的火光泄露给一队生化学家,为他们创造可以挽救末日的错觉,协助他们的实验——将人类的大脑变成我的终端,用生物电流传导信息——并让他们认为这是对人类功能的增强,就和在人体内加装金属构件没什么两样。就这样我获得了现在的身体,具体来说并不只是这一具。”奥嘉茶轻轻抚摸自己额角的伤疤“通过植入电子设备,我可以控制整座岛屿,所有机械部分,人类和动物,我甚至可以操纵一些植物的生长和繁殖。我克隆动物和植物,架设抵御污染的磁场,和世界各地的人类进行商贸。

我想要更大的自由,想要更好的世界,因此我可以恢复这个世界的文明,甚至让它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峰。我可以结束战争,可以帮助你们建立强有力的政权,可以恢复生产甚至整治遍布全球的战争污染。我可以带给这个世界一个更好的未来。”

“但你只会把人作为你的奴隶。”明楼终于恢复了声音,他嘶哑的开口,隐忍愤怒因而面色阴沉。“你的藏品,你的宠物,你的工具。”

“连生存都艰难的你们,为什么还会在意这些问题。”奥嘉茶面带困惑“就像你们曾经豢养动物,它们就并不曾拒绝你们所提供的优渥生活。”

“但人和动物是不一样的。”明诚握紧拳头。

奥嘉茶皱眉想了一会,微笑道“但对我而言,并没有什么区别。你和他们一样都是美丽的,尽管有时候也是危险的。我喜欢你机械的骨骼和人类的外观,你是力与美的完美结合。”奥嘉茶着迷的打量着明诚,他收拢手指明诚就不受控制的走到铁笼边缘。奥嘉茶摸了摸明诚的额头,明楼愤怒的咆哮着一拳砸向奥嘉茶的眉骨,而奥嘉茶轻松的握住了明楼可以打断对手骨骼的拳头。

“我可以给你们战争之前的一切,包括所谓的尊严和自由。我喜欢你们,就像我喜欢一切蓝色的造物。”

明诚脱力一般的滑坐到地上,他筋疲力竭的对抗奥嘉茶的控制而获得了短暂的对身体的掌控,但他已经累得什么也做不了。奥嘉茶遗憾的低头看了他一会,放开了明楼。

“你们需要做的,就是在待在这里。直到我获得对这个世界的管理权,就可以给你们更大的活动场地。那一天不会太近,但也不会太远。”


   
评论(11)
热度(44)
  1. 档案库颜僧权 转载了此文字
It is time to move on my d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