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僧权

【楼诚】杀死盗火者(六)(终章)

 @Tante 

给戴戴。我终于把这个故事写完啦~

就一辆破车在末日的公路上飞驰中间撞漏油箱然后哭着把车推回家233

其实我觉得,AI令我着迷之处便在于,尽管它是人类所创造的,但它会展露与人类不同的价值观和思维模式。它的善恶或许不应该用人类的标准来衡量(讲人话就是我喜欢奥嘉茶这个盗火者,但是如果我来做选择或许我也要和大哥做一样的选择)。

尽管人的天性中有极端的恶,但也有非常宏大的善。

我相信在这个世界里文明最终会回归人类社会的。就像我相信在千万个宇宙楼诚都会坚定的相爱。

最后祝你一切好,爱你千千万万次。









明楼带着部队白象在一个月之后再次踏上这座岛屿。

他不信任一切网络终端,要沟通散落的聚落必须要经由人力和烽火。中央政府和地方政权在毁灭奥嘉茶的问题上快速的达成一致,明楼获得了最高指挥权,这为他有力的阻止各方势力在利益分配上的争端提供了很大帮助。

明楼坐在先遣的卡车上,背后的铁笼里是数百头经过训练的大象,它们由距离最近的聚落提供,为此他们将获得对岛屿的占领权。明楼不相信一切电子武器,部队中甚至没有改装人。明楼将额头靠在车窗上,默然的注视着窗外的黄沙和公路。

他曾经答应过自己的父亲,要守卫人类的文明。

而今他却将代表野蛮去摧毁它。

明楼已经很多个夜晚无法入睡了。他无法忍受在痛哭中醒来的时刻,无法忍受一次又一次杀死明诚的梦魇。他变得阴沉易怒,快速的枯槁下去,这大概也是各方政权放心任命他为最高指挥的原因之一。

他们都认为明楼很快就会发狂。

明楼也这样认为。

为了保持清醒他不饮用任何带有酒精的饮料,尽管异常昂贵的吗啡在现在唾手可得,他却不敢有分毫失去理智的时刻。他无法回到曾经和明诚一起居住的基地,甚至无法听任何人提起明诚的名字。

他在黑暗中咀嚼着自己的痛苦。

 

明楼和第一批大象一起登岛,收到了猛烈的攻击,红袍的僧人们一面操纵机枪向明楼开火,他们在同一时刻怒吼着同一句话,“你清楚自己在干什么吗明楼?”

明楼沉默的瞄准,扣动扳机,巨大的冲击力使人的头颅瞬间爆裂开来。红袍的僧人仰面倒在地上,明楼没什么表情的走过去,指挥紧跟在他之后的士兵们从红红白白里收集深埋其中的金属元件。

明楼认为自己可以下一万次地狱,但在那之前他要令奥嘉茶先死去百万次。

狂化的大象将攻击的自己的老虎拦腰卷起重重得扔在地上,斑斓的毛皮和洁白的骨骼一起被踩踏成烂泥。白沙的小径被人和老虎的血染红,明楼大步踏在上面,一面加装子弹一面冷静瞄准开枪,他像是劈开血海的摩西,之后便将要毁灭伪神和黄金的偶像。

靠近玻璃花房的区域明楼不再遇到守卫的阻力,他打开门,千万只金属蝴蝶从中猛地飞出来,明楼用火焰喷射枪将它们炙烤得变红发软,坠落到地上很快成为铅白色的残骸。

奥嘉茶站在花房门口,他还穿着僧袍,双手合十。

明楼抬起枪口瞄准他,奥嘉茶抬起眼睛对他露出一个慈悯的笑容。“我用我的血来洗你的罪。”明楼扣动扳机,子弹在奥嘉茶身上撕开巨大的伤口,温热的血四下迸溅,明楼用手指擦掉了瞄准镜上的血。

老虎的咆哮声都停止了,凌乱的枪声也停止了,整座岛屿被寂静笼罩着,包裹着整座岛屿的磁场消失,刺目的阳光几乎灼伤花房里的植物叶片。

明楼慢慢的跨过奥嘉茶的尸体,扔掉手中的狙击枪,从口袋里掏出一支小小的手枪。他拖曳着疲惫的身体向花房的中心走去,他不知道明诚在哪里,但他相信自己等一下就会知道了。

巨大的金属笼还陈列在花房的中心,明楼慢慢的靠近它们,金发碧眼的双胞胎对这个满身是鲜血的男人报以深深的恐惧,他深陷的眼眶和面颊就像是手抄本里被邪恶纠缠折磨的罪人。

另一只笼子里坐着一位穿僧袍的男人正在和一台机器对弈围棋。明楼蓦然驻足,而他也在此时回头。

明诚站起来,他的胸口包裹着绷带,面孔苍白。

“大哥。”

明楼踉跄的跑过去,脱力的跪在铁笼之外把头靠在上面,明诚从笼中伸出手紧紧的抱住他。

 

明楼和明诚坐在一辆空卡车上。白日的暑热已经过去,寒凉的晚风吹动沙丘,明楼裹紧了明诚身上的毯子,努力想令明诚依靠的更舒适一些。

明诚仰头看着几近脱相的明楼并不拆穿自己被他骨骼硌痛的事实,他只是含笑看着明楼,和明楼头顶明亮璀璨的星河。明楼唇边香烟的火星也像是千万颗星星中的一颗。

明诚想着,伸手把它摘了下来。

“我们活在这样的末日里,所能选择的实在有限,你还有我。”

明楼摸了摸明诚的耳朵,低头吻了吻他的额头。

 


   
评论(10)
热度(68)
  1. 档案库颜僧权 转载了此文字
It is time to move on my d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