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僧权

【楼诚无差】白舟第三个番外

给 @Tante ,一个关于在异乡寻找乡味的甜饼。

两人的战后生活。里面所有的关于加拿大的部分都是二手资料,如果出现错误……也是有可能的。总之甜饼啦我已经放飞自我反正我一向也没什么逻辑是不是(揍飞)祝食用愉快~



这是明诚退伍后明楼的一个暑假。

签完最后一份文件明楼愉快的收好钢笔准备去厨房找点吃的,路过客厅的时候看到躺在沙发上看报睡着了的明诚,明楼靠在沙发背上低头端详了明诚一会,终于忍不住在他唇角偷了一个吻,明诚尚在梦中,哼唧了一声把被吻过的脸藏进手臂下,明楼无声的偷偷笑着拿了一张薄毯给他盖上,一面哼着小曲一面走到厨房去把明诚白天包好的小馄饨煮了十个,很快食物和香料的香气飘出来,明诚就懵懵懂懂的醒了,他揉了揉眼睛揭开身上的被子赤着脚走到厨房里,双手环住明楼把头靠在他肩膀上。

“只能给你吃两个。”明楼一面关火一面转过身,瞥见明诚的赤脚一面皱眉头一面用拖鞋踢踢明诚的脚尖,明诚的手换到明楼后颈上,他凑过去在明楼的嘴唇上吻了一下,然后期待的看着明楼,明楼毫无办法道“好了好了给你四个。”明诚狡黠的眨了眨眼睛动作敏捷的取了勺子,临走用脚趾踩了明楼的脚背一下就跑回客厅里,明楼又气又笑的把馄饨从锅里盛出来,端着碗坐到明诚身边。

最后明诚先吃完了自己的又眼巴巴的看着明楼碗里,明楼无奈只能从自己碗里的四个又拨了两个给他,并没有吃饱明教授准备吃一点别的顺便帮明诚消化一下,明诚的嘴唇就很好。

最后明楼心满意足的抹抹嘴把差点打翻的瓷碗拿到厨房去洗,明诚有些跛着去浴室洗澡,回头气鼓鼓的躺在明楼的被子里想着自己就莫名失掉了一夜好眠,明楼处理好厨房在湿淋淋的浴室里也洗过澡爬回自己床上把明诚环在手臂里,“我们出去走走吧。”明诚困得点头,“嗯。”“那就去温哥华,我明天去买车票。”明诚惊讶的转过来差点撞到明楼下巴“温哥华?”“蜜月嘛。”明楼把明诚抱得更紧一点,明诚的耳朵红了闭上眼假装没听见。

 

行李是明诚收拾的,但直到坐到火车上明诚还是对这场几乎横跨加国的旅行感到不甚真实。明楼在发车前去站台买水果,明诚靠在车窗上看窗外送别的人们,站台总是他和明楼告别的地方,他曾经太多次为火车的远去而感到悲伤,但这一次明楼的行李箱就放在自己脚下,无论火车开往何方似乎都无所谓了。

明楼带着一只小小的篮子坐回明诚身边,明诚闻到橘子的有些脸红,明楼笑眯眯的动手剥了一只递给他,明诚磨牙接过来觉得还是明楼的手腕看上去更好吃一些。

列车上乘客并不太多,明诚和明楼肩并肩坐着有一句没一句的低声交谈,火车的声音很是催眠昨夜并没有睡好的明诚很快开始接不上话,明楼就把外衣脱下来把两人盖起来,明诚索性就靠在明楼肩膀上睡去了。

明楼不动声色的在大衣下牵住明诚的手,坐得笔直好让明诚靠的舒服一些。

 

一路明诚睡睡醒醒,傍晚火车在一处车站稍停了一会等待汇车,明楼把明诚叫醒带他下车活动一下,明楼和他在车厢里坐了一会等待刚醒的明诚完全消汗才走下车。暮云千里,平旷的原野是奇异的碧绿色和金红色的混合,明诚走开几步拉伸手臂和身体,明楼逆着光看他,觉得自己所知晓的所有情诗都在这一刻黯然失色了。

 

几日的旅途完全没有想象中的难捱。明诚在之后几天的精神都很好(说不定是因为丰盛的餐车),他们用换用几种语言交谈,最后在明诚严肃的禁止了明楼用上海话念自己名字的犯规行为,明楼抵住明诚燥热的手心一面笑一面答应了。

火车到站之后明楼带着明诚在酒店落榻,明楼颇为自得向明诚介绍朝向完美光线良好的房间,而明诚只是敏捷的把他扑倒在床上用很多个吻堵住了他的嘴。在酒店消磨了两天的明楼痛定思痛要完成自己策划已久的的出游,他义正词严的把明诚从被子里剥出来给他换上因为装在箱子里而保持整洁的衣服,两个人在房间里最后吻了一次,第一次踏出酒店大门。

明诚设想过很多种旅行的终点,但他并没有想到这个。

盛夏的浓荫几乎完全掩盖了建筑本身并不那么严谨的小缺憾。明楼和明诚买好门票走进这座园林风格的公园,像是回到了很多年前在苏州度过的夏天。

坐在高树的庇荫下,绿叶深处的鸟鸣令人忘却归处。游人寥落,明诚索性枕在明楼腿上,和多年之前消夏的时候一样。明楼微微垂着头,眉睫和面孔上带一点温凉的阴影,他用手拢在明诚面上,明诚就乖乖的阖上眼睛。似乎下一刻明镜就会来喊他们吃井水冰好的甜瓜,明台会磕磕绊绊的跑过来和明诚挤在一起分享因为明诚中暑而不能参与的诸多活动和逸闻。

明楼曾经领着明诚走过很多路,去学堂,去码头,去新政府,去无限的光明和那之前的深沉黑暗。他也领着他回家,从千百尺的高空,从死亡的边缘,从千里之外的飘泊羁旅。

两个跋涉远途的异乡人在这静谧阴凉的夏天里回到了记忆之中的故园。

 

【忍不住唠叨】鉴于我没有亲身去过上海,本来是想写上海的风物的但是最后实在怯手(笑哭)。以后有机会再好好体验研究一下,真的特别特别好奇戴戴的糖醋小排啊(流口水)

2016-07-13
/  标签: 楼诚白舟
   
评论(50)
热度(120)
  1. 档案库颜僧权 转载了此文字
FA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