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僧权

【楼诚无差】白舟(10)

原著时间线之后。

所有错误都是作者的。

楼诚属于彼此。

我在这个故事里写的都是我相信,我知道的东西,但是我也承认它不一定都是对的,也不具备推广的资格。

【警告】刀子




酒馆里人声喧嚷,军靴和高跟鞋踏着欢快的节拍。明诚原本只是坐在吧台喝一杯啤酒,可是很快有大胆的女孩向他扣孔里插花,老板娘请了酒,几个队友不由分说的把他拽起来挽着他和欢歌的人群一起跳舞。大家在庆祝即将结束的战争,各线战场都在打胜仗,胜利的曙光照耀在每个人肩上。

明诚的中队上一周从太平洋战场中被抽调回欧洲,战事相对要轻松一些,但假期同样少得可怜。他保持着每周一封的频率给明楼写信,再重读的时候在发现自己不自觉的写了太多关于战后的畅想。他把一些扔进垃圾桶重写,另外一些则放任它们回到明楼身边。明楼的回信通常会延误一些,明诚一次可以收到好几封,明楼在信中写多伦多的天气、学生、商会、某些学术会议上的中国面孔,他绝口不提自己,所有一切没说出的话都在随信同来的照片里。明诚空着的座位,反射着阳光的挂满照片的墙,镜子里拿着相机的明楼的倒影。

明诚把这些照片仔细的包裹好放在枕头下面,这样在梦中他就会准确的回到明楼身边。

中队里所有人谈到战后一切都会引发热烈的讨论,按照击落战机的架数所下发的奖金,退伍后的工作,数年未见的情人,明诚照例会安静的在一边给明楼写信,字斟句酌的,在寄出之前悄悄的在信封背面印一个吻。

 

关于明楼的梦被夜半的警报声惊醒。

明诚迅速的和同伴们一起换上制服小跑着赶往各自的战机旁,无线电中基地通报战况紧接着队长分配战斗任务,明诚一面仔细听着一面最后一遍检查飞机的仪表盘,黑暗中他摸了摸怀里的的袖珍手枪,吻了手指上的戒指。

作战指令下达,明诚抬高操纵杆飞机在黑暗的跑道上滑行,加速,在轻微的颠簸之后升空。作战地点是一座反复与敌军争夺的村庄,白日的战斗中双方僵持不下,而夜晚到来之后对方终于等来了空中支援。雷达先侦测到了来势汹汹的敌机,紧接着警报拉响对方的冲锋开始,早先被炮火犁平的空地上再次为烈火和鲜血覆盖,被爆炸掀起的泥土和断肢高高飞起又散落四处,石子和骨骼碎片敲打在钢盔上发出类似的声响。

明诚在之前的侦查任务中仔细观察过这座村庄的地形,他记得那些包扎着灰色纱布的士兵冷漠的仰脸注视着自己低空飞过时的眼神。而从高空看去,他们只是火光中奔跑的黑点。

明诚锁定了攻击目标,在向高空飞行抢占制高点的时候对方即刻察觉,也紧随着向上攀升,明诚不再隐藏展开攻击,喷涂火舌的枪口舔舐过对方飞机的金属外壳,但彼此距离太近了明诚的飞机也收到对方攻击很快仪表盘上的指针开始剧烈摇摆,明诚冷静的将火力击中在攻击对方易爆的油箱位置,与他对敌的驾驶员则寄望于击毙明诚,驾驶室的玻璃很快被子弹击碎,小块的玻璃飞溅到明诚脸上,明诚感到血从额头上流下来,他不敢眨眼继续操作飞机进行战斗,在更多的血流尽眼睛之前明诚果断的压下操纵杆急速下降避开攻击,飞机在敌机之下翻转而过,明诚凭借记忆中的飞机构造向对方飞机做出最后一击,紧接着浓烟从对方飞机被击中的地方滚滚而出,小规模的爆裂声后对方飞机失去一边动力开始摇晃,明诚与对方保持距离时刻准备下一轮进攻,而几乎完全丧失战力的飞机却被飞行员强行加速向明诚撞来,明诚没有料想到对方会做出同归于尽的决定在错愕之中向上攀升却被重重撞击机尾,明诚竭力稳定飞机却听到引擎传来不详的噪音,他几次尝试控制飞机平衡最终失败,刚刚的飞机在撞击明诚飞机之后迅速坠落,巨大的爆炸声后火光冲天而起。明诚握紧操作杆深深吸气,然后打开无线电“我被打中了。”

返航的里程太远,而飞机高度太低跳伞也已无望,明诚凭借着记忆中的地形图准备在一片麦田中迫降,飞机摇摆的愈发严重,疾速的气流从破碎的驾驶舱的窗口吹进来几乎要掀去面孔上的皮肉,明诚在护目镜后努力睁大眼睛握紧操纵杆,“明楼”明诚无声的呐喊着“明楼”。

飞机落地的瞬间巨大的冲击力就压断了一边的起落架,明诚被猛地甩向一边,更多的血流到眼睛里,剧烈的震荡带来难忍的耳鸣,飞机继续向前滑行了一段然后终于停下来,明诚放开因为用力而泛青的指节尽量快的解开链接驾驶员和操作椅的纽带,汽油的味道已经逐渐弥漫开来,明诚努力挪动自己失去知觉的腿从扭曲的舱门里跌出来,骨骼折断的声音是在巨大的耳鸣中唯一能听到的声音,明诚咬紧牙向前拖曳着受伤的腿尽量远离即将爆炸的飞机。

他最后的知觉是灼人的热浪将自己高高抛起。

 


   
评论(29)
热度(89)
  1. 档案库颜僧权 转载了此文字
FA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