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僧权

【楼诚】撑船记

一个尖叫着炸裂的我!

从看到康河两个字开始,我就开始拍着桌子喊掉河掉河掉河(是的我一直暗搓搓的希望是大哥但是阿诚哥也很可爱啊哈哈哈哈哈哈!

阿诚哥和天鹅孰美?诚哥!

最后拍照的楼总你坏坏哈哈哈哈哈哈!

我甜甜的戴戴~(捧心~

Tante:

 @颜僧权  生日月第一弹!

现代AU 啥设定也没有。果然我就是个段子手。盒盒盒盒盒盒


游船康河似乎是观光客的必玩项目,饶是明楼和明诚也没有免俗。

剑桥夏日的温度比之他们的家乡简直像卷发娇媚的西方女郎口中温柔的一吁,只让人觉得满面春风。这天的天气实在是好,他们在老鹰酒吧用fish&chips解决了中饭,走到室外也没有被顶头的太阳扰到兴致。走了大约十分钟的路程,来到游船码头。

旅游旺季,他们看到了许多国人面孔,大大小小的旅行团排着退伍等待上船。明楼和明诚等在队伍的末尾,看着几支皮划艇呼啸而过。

他们今天穿得都很随性,一色的白衬衫,不同的是,明楼穿了条休闲西裤,明诚穿了条修身牛仔裤。明楼带着副墨镜,稍稍低下头,听明诚和他讲话。

“我们自己撑吧,我看那边撑船小哥好像人手不够的样子。”明诚的声音漾在夏日的阳光里,像百香果冰淇淋一样清爽。

明楼顺着明诚的声音望向入口处,负责的人员是个高瘦的男生,脸上还带着些青涩,他正和队首的人解释着什么。

大约过了两分钟,他们循着工作人员的示意穿过前方排队的人群。明诚表示可以无需撑船人员后,他们获得了一艘船。

待两个人都上船之后,明诚朝船头走,那里岸上的男生正试图将撑杆递给他。明楼坐在船头对面的座位上,仰头看着明诚和男生简单交流之后,借着河岸石头的反作用力,一撑来到了河中央。

在明楼的记忆里,明诚似乎是没学过撑船这项技能的,但是明诚什么事都能做好这一认识太过强势,故而明楼觉得挺拔地站在船头的明诚也无甚违和。

明诚侧站着,腰部扭过和双脚呈出微小的角度,衬衣没有严丝合缝地塞在裤子里,后腰松松垮垮地散出几丝褶皱,看着明楼心痒。

他的侧脸对着明楼,日光照射下来让他看上去神采奕奕,皮肤几乎透明,鼻尖出闪烁着灿烂的光点。明诚巧妙地使用着撑杆,得益于他的身高,借力并不困难,但这不妨碍他的手臂鼓起健康的青筋,肌肉绷紧着像是欲伺机而动的豹子。

他们缓慢地往前行进着,从后经过国王学院,穿过叹息桥,在一片开阔的草地上看到女王陛下的宠物。

剑桥的天鹅脾气是出了名的不好,这点似乎全世界人民都知晓。早前就有天鹅无故袭击路人的新闻事件,笑得明台在沙发上打滚。此时,那几只尊贵的生物正优雅地在河岸漫步,丝毫不介意来自河中央的人类的视线。

“挺优雅。”明诚转过头笑着和明楼说。

或许天鹅都有着敏锐的听觉,和你叫我往东我偏往西的傲娇精神,明诚刚刚呈上赞美,河边的天鹅便纷纷列队,挥舞着翅膀,以和修长脖颈完全不同的愚钝姿态跳进河水里,溅出几丝得分不太高的水花。

“哟。”明诚将撑杆用力往下一顶,小船向前行进几公尺。他似乎颇为赞叹天鹅的运动精神,正尝试用非一般的速度离开康河的主人。

唉,怕鹅这个事情,是不会因为鹅的颜值高低而改变的。明楼觉得这一刻笑出来似乎不太厚道,所以他抿紧嘴,没有出声。

“想笑就笑。”明诚一边嫌弃着,一边用力撑着杆。

明楼笑出了声。

眼看着天鹅部队逐渐远离他们的船,明诚的神经似乎恢复了正常。他任由小船借着水流浮动了一会儿,甩了甩右手。

恰巧是这么一个当口,后船的撑船人没有控制好距离,砰地一下撞上了他们的尾部。

“小心——”明楼徒劳地试图用手去勾明诚的身体,眼睁睁看着大小伙身体前后晃荡着掉进了康河里。

“扑通。”这个水花呀,比天鹅的大。

明楼抓着船身两边,努力保持着平衡。

明诚的水性好,没等明楼四下张望就已经钻出水面,眼睛使劲地眨巴眨巴,一手扶着船身,一手拨弄着耷拉下来的头发。

“哎哟。”明楼看着湿淋淋的明诚,不禁感叹了一句。

“鹅呢?”明诚眯着眼睛看着明楼,他的隐形眼睛刚被他摘下,捏在手里。

“在你后面。”

“骗明台呢。”明诚难得有些孩子心气,或许是一身湿的经历难得一遇,他小心翼翼地甩了一手水在明楼的身上。

明楼躲闪不及,衣服前襟也湿掉几分。

别闹,他想说。不过为了珍藏明诚即将出现的表情,他没有浪费时间,拿出了手机,打开了拍摄模式,“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不信你回头看。”

波光粼粼的康河之上,游船纷纷前行,那三只羽毛洁白的高贵天鹅正以女王访问的气势,游荡在河流中央,和明诚擦肩而过。

那神情,太美。

天鹅游远了,他们不能停住脚步。明诚湿淋淋地爬上了船,脱下运动鞋和袜子,赤着脚站在船头。修身牛仔裤和衬衣正黏在他的身上,白色的布料沾了水就变成了半透明的裸露。明诚没有自觉,只想让太阳晒干他的衣服,索性大敞大开地用力乘着船。

悠长的夏日啊,明楼顺手拧着明诚的袜子,一两滴河水啪啪掉在木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转载自:Tante
   
评论(8)
热度(302)
FA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