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僧权

【楼诚】人鱼和管家

啊啊啊啊好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也想要大哥背着啊啊啊啊(被诚哥丢远

赤脚的美人鱼想想就好美味啊~

管家什么的千万篇AU从我脑海中开过!

第一次觉得过生日这么好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特别开心!!!!!

Tante:

 @颜僧权  生日月第二弹!

接 撑船记 后续 自行车


明诚湿漉漉地上了岸,赤着脚丫子在砖石路上走,一步一个脚印子,深深浅浅地画着,像独辟出一条小径。明楼提着滴水的运动鞋,循着这条小径,走在明诚的身后。上岸处是一家咖啡馆,外墙刷着白色的漆,咖啡豆经过研磨烘焙的香气若有似无地飘散出来,漾在鼻尖。

明诚转头望了一眼这座小小的咖啡馆,歪头想了一秒钟,又往前左拐进到巷子里。

他们两个都是咖啡重症患者,明楼看着明诚的后脑勺就知道前面这个人脑袋里的纠结。很显然,比起摄入咖啡因的渴望,明诚当下更迫切需要满足的是全身干燥的需求。

小巷子的路磕磕绊绊,起起伏伏,多被太阳照射着,平常不显山露水的砖墙仿佛附上一层柠檬黄,蓦地跳跃活泼起来。他们经过一家家小店,明楼扫过橱窗,看着提着鞋子的自己,颇像跟在明诚后头的管家。想及此,他觉得好笑,一晃神,明诚已经走到五步之外。

前方的美人鱼已经快要半干,黑色的头发蓬松地覆着半个额头,显得更加年轻。他转过头望着老管家,眉眼之间透漏出一丝礼貌的不耐烦。

“脚底烫不烫?”明楼大跨几步,跟在美人鱼的旁边。

“烫啊,你还走这么慢。”美人鱼走路总是有些苦楚,童话也不都是骗人的。

明楼突然停住步伐,扎了个马步,手臂向后伸出。

“你确定?”美人鱼挑起眉毛,慢慢洋溢出一股坏笑。

“地面太热了。”明楼就事论事,面不改色。

跳着脚的美人鱼从后观察了下老管家的身板,那就难为一下他呗,于是顺手拎过自己的鞋子,跳上了前面那人的后背。

踉跄总是难免,现实不像童话故事可以忽略体重和体力。老管家努力变成强壮的小伙子,喘着小气,背着另一个小伙子,走在英国的土地上。

别致呀。

明诚有些表里不一。看着和善,家里明台最是怕他,连不威自怒的明楼都抵不上阿诚哥的一句传唤;看着单薄,捏起来都是劲瘦的肌肉,骨骼长得刚刚好。骨密度在平均值往上,明楼暗自计算。

背人其实在各种动作中不算最费力的,明诚还是担心明楼吃不消,努力整个人往上提。明楼手臂轻轻用力,夹住明诚的大腿,“待好了。”

明诚盒盒的笑声在明楼的耳边轻轻响,随着气息卷在耳廓处。笑声能引发共鸣,低沉的效果更好。

笑够了,明楼问背上的人,“我们去哪儿?”

明诚回忆早前观摩过的剑桥地图,“前面那个路口右拐,然后往东走,走到广场,去商场买衣服换上,然后去菲茨威廉。”

明诚的衣服和裤子都还有些湿,贴在明楼身上,使后者也湿了一片。明楼也得再买身衣服。都是钱啊,明诚转念一想,抱得更紧了。

“你之前好像没背过我。”明诚不再将脸贴着在明楼耳朵,立起身子,越过明楼的头顶,看向前路。

“是没背过。”

明诚轻哼了一声,搂紧明楼的脖子。

“能抱着干嘛背呀。”

也是。

“我也没想过你长这么大了我还能背你。这样看来,是我的幸运。”明楼的声音从发顶传递过来。

明诚空出一只手,捏了捏明楼的下巴。

“也得感谢天鹅。”

明诚两条小腿晃荡了一下。

“坐好了。”明楼义正言辞,可惜没有威慑力。


他们去商场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在集市上买了两盒树莓,站在外围观看了一场独轮车表演,去国王学院对面的咖啡馆里买了两杯冰拿铁,踱步往菲茨威廉走。

菲茨威廉收了两幅莫奈的画作,他们沉默地坐在木椅上,端详了一番画中海边的景色,仿佛能嗅到海风咸湿的味道和灼热的太阳。

走出博物馆,天还亮着。他们就近在对面的意大利餐馆解决了晚餐。奶酪是好吃的,土豆是好吃的,酒也是好喝的,至于其他,他们在英国呢。

离开餐馆后,他们在靠近湖边的一家酒吧点了两杯啤酒。没有球赛的时节,酒吧显得友善而安静。

再往后,他们又去旅馆附近的超市里买了一瓶威士忌带回了房间。

所以,亲吻时口腔里有麦芽的味道也就不出意料了。

小酒怡情,诚不我欺。明诚捧着明楼的脸,像在轻啄花朵一样,亲吻纷纷落下。他们都不是多话的人,大概只有对对方多说一些。然而,在这种场合,似乎没有言语,也显得嘈杂。明楼一把拉过床上的毯子盖过两人的头,手探过T恤下摆,抚上明诚的后背。

一丝光透过毛毯走进明诚的眼睛,他看不太清明楼的脸,只寻着明楼的唇。

“帮你拿鞋的时候,”明楼的声音有些许嘶哑,在亲吻的间隙断断续续地说,“我想,我是你的,管家。”

明诚轻笑,“我可是,只听说过,少爷和养马男仆的故事。”

“管家,”明楼抱紧明诚,将手伸进他宽松的裤子,“魅力无穷嘛。”

明诚咬了咬明楼的鼻尖,“分明是见色起意。”

“My lord.”明楼感受到明诚身体的颤抖。

“My sweet lord.”他加重了手上的力气。明诚有些难耐的转动身体,毯子下的空气不足,他又把毯子掀起。

灯光赋予热情,这人工的太阳,给皮肤打上轻微的温度,好似下午的烈日还温柔地流连。床上仿佛是海洋,他们像两尾鱼,在浮出水面时几乎窒息,又被彼此拖进流动的空气中。


“人鱼。”明楼躺在浴缸里,和正在刮胡子的明诚说。

“嗯?”明诚半脸的泡沫,对着镜子。

“你从水里钻出来的时候。”

明诚挑了挑半边眉毛。他用刀锋滑过脸庞,流畅而洒脱。洗干净脸,他在明楼的注视下,一脚跨进白瓷色的小池塘,水溢出一些,泛出哗啦的水声。

明诚浸在水里,双手扶着明楼的臂膀。

哗。

他从水中蹿起,眼前是笑成一字的男人的脸庞,“你说是这样?”

他们交换了一个薄荷味的吻。


END


PS.推荐Billie Holiday的 You go to my head。 真是调情好曲呀。

转载自:Tante
   
评论(1)
热度(352)
  1. 全部都忘了Tante 转载了此文字
It is time to move on my d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