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僧权

中秋

明楼膝上盖着薄毯伏身看明诚雕一块模板。

字是明楼写的,端方有力。

明诚手指按着刀锋推动,一小片木屑翘起来,明诚轻轻吹一下就落到明楼脚边。

烤箱里摆着整整齐齐摆着十几个慢慢变得金黄的酥皮月饼。香气慢慢飘出来,明教授的眼神就从明诚手飘向厨房。

明诚抬头用余光看了心猿意马的明楼一眼,翘着嘴角用拇指最后擦了擦木模,端着一小碗食用的红色染料走到烤箱旁边,戴着手套拉开门。

明诚和巴巴跟过来的明教授一起握着木模,在每个月饼中间端正的按下一个艳红的”明“。


明台坐在北平的院子里,仰头望了望天上浑圆的月亮。一家人围坐在他身边,这是一个久违的团圆的中秋。小女儿怀里抱着小小的婴孩逗她认月饼上的字,明台伸手也拿了一块,被妻子瞪了一眼,又掰下一半放回去。

青丝、红丝、花生、莲子。

京式月饼背面的繁复花纹里有一只小兔子。


早已荒芜了的墓碑前,高高的野草上晶莹的露水,也是一颗颗浑圆的月亮。

夜风一吹,轻轻滚动,像是眼底终不得诉的无限深情。

   
评论(43)
热度(208)
FA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