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僧权

两个人接到消息开始着手办理各种手续准备回家的时候还是仲夏,等到收拾东西乘车去机场的时候已经是深秋了。

一人一只小箱子,简单的换洗衣物,没有纸质文件,没有一切可能会引起不必要麻烦的东西。

但明诚还是戴了一块崭新的手表,如果能顺利找到明台,两个人准备把它当做一件小礼物。

飞机上还坐着另外几个黑眼睛的人,明楼和明诚一前一后走过他们身边,眼神交汇,双方都只无声点头。


航程漫长,明楼侧着头看明诚在空白页上随意画的一幅速写,认出苏州老宅后院一棵柳树。

明诚偶尔抬眼看看明楼,低头抿着嘴笑,明楼忍不住在他耳边轻轻说。


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



大噶节日快乐(づ ̄3 ̄)づ╭❤~

   
评论(7)
热度(82)
  1. 娇嗔杀颜僧权 转载了此文字
FA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