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僧权

【性转】哈莉波特与独角兽(1)

超爱你~~~MUA~~~

(没错我就是在秀恩爱哈哈哈哈哈哈哈(超得意脸。

Tante:

不知不觉一年过去了。在五月的第一天看到十七像去年一样开始给我写故事,幸福感简直是爆棚!!!!

这个脑洞还是去年夏天的产物,那时她说等你生日的时候写给你,结果真的就获得了这个珍贵的礼物!!!!HP都是我俩的初心,这个不完全性转的梗简直多到不行,期待后文!!!!

赞美十七,歌颂十七,大力亲亲你!

希望你和我都有一个快乐的五月~


颜僧权:

给我戴的生贺第一弹。

最开始是和我戴聊天,相互开了一个,如果哈利长得像莉莉斯内普教授会有什么样的反应,这样的脑洞。

后来在我查资料的时候,很偶然的看到罗琳在一次关于女性角色的访谈里说

如果哈利是个女孩子,那么她会被期待完全不一样的东西。

我始终对这句话耿耿于怀。

总之这是一篇可能会挺雷的故事,我也不确定最后会写到哪里。

但我唯一确定的是,我真的特别喜欢我戴哈哈哈哈哈哈哈

邱森万:

*如果哈莉是个长得像莉莉的女巫。

*不完全性转。

*不知道会写到哪里,本章无CP。

*不打tag,写着玩的,不要在我能看见的地方吐槽,我看不见的地方随意。不要挂我,如果你挂我……我也不会悔改的。

*我戴生日月的第一弹嘻嘻嘻 @Tante 


这本来是女贞路四号的德思礼家族的一个平静而平常的早晨。

德思礼先生,格朗宁钻头公司的主管坐在餐桌中央,他的左右手旁分别坐着他的妻子,一位消瘦而长颈的金发女士,和他的着实有些营养过剩的,此刻正在用勺子把碗里的麦片砸得四溅的儿子达力。

这对习惯于在餐桌上苛刻评价邻居的草坪,并且会对着从门前跑过的被恶犬追着狂奔的邮差发出爽朗大笑的夫妻,此刻正在温情脉脉的注视着自己的儿子,如果可以他们很可能会为他报名参加“浪费食物”的比赛,并且骄傲的看着达力没什么悬念的获得冠军。

而与餐厅里洋溢着的喜气洋洋的气氛格格不入的,一个有着一头乱糟糟黑发的小女孩正悄无声息的低头吃掉自己碗里的寡淡的食物,竭尽全力不引人注意。

德思礼夫人在称赞儿子变着花样将碗里的牛奶溅得更远的时候抽空狠狠瞪了哈莉一眼,无声而严厉的用口型纠正她的坐姿,指责她咀嚼干瘪的生菜时发出的响声。

哈莉把头低得更低,她更快的更安静的吃完了面前少得可怜的早餐,然后小心的绕过达力的攻击范围走到洗碗池旁边,踮着脚把自己用过的碗和盘子刷干净。

如果不是德思礼夫妇根本不希望她出现在自己的视野范围内,她大概还会被安排更多的家务,而现在每当德思礼夫人的朋友,或许称为交换八卦的对象更恰当,提起哈莉的时候,德思礼夫人都会愤愤的将她称为那个阴沉的不劳而获者。

哈莉不太明白对方为什么会如此厌恶自己,每次她提到自己的时候就像是看到一块窗帘或者说桌旗上的污迹。但她在花费了很客观的时间思考这个问题并以失败告终之后,就果断了选择了放弃。

她不是那种会为了毫无结果的事情戚哀的人,有些时候她甚至认为自己要比表兄表现的更为果断坚强,至少她不会为了被钉子扎到手指而嚎叫一整晚,直到姨夫和姨母眼含热泪的同意为他再添置一间游戏房。

在很长一段时间,她都是那个挽着过长的裤脚和袖口,敏捷的穿越整个操场最终躲过达力追打的人。她一度对看着达力满头大汗的余怒未消的不甘的走入教室,隔空对自己挥舞拳头乐在其中。

尽管她在学校一直都保持沉默,不引人注意,但她一直都非常清楚自己并不是表面上那样。

就像佩妮姨妈并不像表面那样只是纯粹的恨着自己。尽管她对达力和德思礼先生在家里对哈莉的语言攻击采取一种纵容态度,但她明确的阻止任何人对哈莉施加进一步的暴力。尽管她一直都用会被社工发现做理由,但是哈莉敏锐的感受到,她看向自己的目光总是复杂的,多数时候是嫌弃,而有些时候还混杂着恐惧和其他哈莉目前还读不懂的情绪。

哈莉猜测这可能是因为自己有着一张和已故的母亲几乎一模一样的脸。

她是在一次意外中发现这一点的。

那天达力为了在浴室里测试他新得到的礼物,一只艳俗的,并且很明显无法承担他体重的冲浪板而放水淹掉了整个二楼,一楼的所有房间也遭到波及,包括哈莉一直借住的碗柜。佩妮姨妈把哈莉暂时赶到了阁楼上,并且大发慈悲的给了她一条没有浸湿的薄毯。

但这条薄毯并不足以帮助哈莉面对寒冷的天气,或许还有久无人迹的阁楼所发出的恐怖气氛。

在哈莉打着喷嚏试图从布满灰尘中的杂物中找到点什么其他可以御寒的东西时候,她发现了那张照片。

佩妮姨妈从不在自家的照片墙上挂她自己年轻时候的照片,似乎宣誓她的人生从成为德思礼夫人开始。哈莉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外公外婆,更没见过自己在一场车祸中丧生的父母。

但在这张古旧的,夹在一本九年级旧课本里的照片上,哈莉看到了年轻的佩妮姨妈,她的外公外婆,和她的母亲。

哈莉几乎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照片里的女孩正亲昵的挽着自己的母亲,靠在自己的妹妹肩头。

照片里的佩妮姨妈带着看强作欢乐的笑容,她消瘦高挑,和同样满面笑容的父母隔着一点距离。

哈莉对此并不表示惊讶。

她只是着迷的看着照片里的年轻的女孩,她想要知道关于自己父母的一切,她的母亲看起来是那么快乐,她迫切的想要知道她的一生。

最为重要的,她是否爱着自己。


改变哈莉一生的信件来的非常突然。

哈莉站在大门口,用手指轻轻抚摸火漆上的,由狮子、鹰、獾和蛇所拱卫着一个大写的H。

尽管哈莉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找到机会打开任何一份,像是雪片一样飞进德思礼家的寄给她的信件,并且德思礼夫妇想尽方法想要避免,其中佩妮姨妈的反应尤为强烈,但最后她还是在一个她从未想过的情况下读完了它。

四面环水的岛屿。风雨交加的糟糕天气。破门而入的比德思礼先生还要高大魁梧的信使。

她说,“天呐你真的和你妈妈一模一样!但是我能认出詹姆的那头乱糟糟的黑头发。你躺在我怀里的感觉还非常清晰,而你已经长大了。哈莉。我真想你。”

她拨了拨额前的有点被雨水打湿的棕色鬈发,对哈莉露出一个非常诚恳的笑容。尽管哈莉在自己的生活经验中学到了,不要以貌取人,但是她还是有点畏惧的看着这个身着皮衣的女巨人。老实说她还挺好看的,像是那种橱窗里的被放大三到五倍的照片上的人像。

海格郑重的,把这封执着到可怕的,非读不可的信交给了哈莉。

信中的内容几乎让哈莉惊讶得说不出话。令她感到困惑和讶异的东西太多,她此时竟一时找不到一个具体的对象,她感到自己像是一只被木塞牢牢塞进的充满蒸汽的水壶,尽管它此刻还是沉默的,但是随着火焰的炙烤它即将用一种剧烈的方式爆发。

而并不令哈莉惊讶的,佩妮姨妈勇敢的站出来试图阻止这一切。

在佩妮姨妈歇斯底里的说出更多关于哈莉死去的父母的坏话之前,海格就用非常有效的方式恫吓了他们,并且让这永远趾高气扬的一家瑟缩到角落里。

哈莉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自由。她坐到海格身边,努力的保持平衡,不让自己因为凹陷的沙发而滑向海格深陷的那边,她捧起海格为她泡的热茶,装作不经意的,摇晃着双脚问她。

“海格,我的母亲爱我么?我的父亲呢?我不是被他们遗弃的对么?“

海格吃惊的看向哈莉,黑色的圆圆的眼睛睁大,嘴半张着,露出一点雪白的牙齿。

”当然!我是说他们当然爱你!永远不要怀疑这点哈莉。他们的名字有很多前缀,忠诚的朋友,勇敢的战士,伟大的巫师,但最为重要的,他们一直是也永远是无私的慈爱的让人敬佩的父母。他们爱你哈莉,甚至比你能想到的更多。“

海格一把把哈莉搂到怀里,哈莉从没有和人有这种亲密的肢体接触,而海格非常自然的充满感情的在哈莉脸颊上吻了一下。

”我想也许你现在还不知道,但是有很多人爱你,崇拜你,你是整个巫师世界的英雄,在霍格华兹最伟大的校长邓布利多的教导下,你会成为和你父母一样,甚至比他们还要伟大的巫师。”

德思礼先生似乎被海格这句话激怒了,他愤怒的虚弱的挥舞着拳头“我绝不会让一个老疯子把这个本来就不正常的孩子变得更疯!”

哈莉感到海格的手臂绷紧,她松开紧搂着哈莉的手,既具有威慑性的站起来步步迫近德思礼先生,双颊气得通红。

“永远——不准——在——我——面前——侮辱——阿不思——邓布利多”。

海格挥动用她的粉红色的伞,给达力添了一条蜷曲的粉红色的猪尾巴。

海格转身走回哈莉身边,她脱下自己沉重的皮衣递给哈莉,努力克制着自己声音中依旧残存的怒火,几次深呼吸之后她终于恢复了友善的声调,”盖着这个睡吧,哈莉。“

她迈动长腿,及膝的皮靴在破旧的地板上敲击让它们发出不堪重负的咯吱声,她轻松的把几个旧沙发拼在一起,躺在上面。

海格看起来经常这样随便找个地方休息,她对此非常习惯,并且毫不在意。哈莉裹着海格温暖的皮衣偷偷的打量蜷着腿睡在沙发上的女巨人,海格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睁开眼睛,用惺忪的,稍微有一点羞涩的语气对哈莉温柔的说,”晚安,哈莉。“

转载自:Tante 来源:邱森万
   
评论
热度(36)
  1. 颜僧权Tante 转载了此文字
    超爱你~~~MUA~~~ (没错我就是在秀恩爱哈哈哈哈哈哈哈(超得意脸。
  2. Tante颜僧权 转载了此文字
    不知不觉一年过去了。在五月的第一天看到十七像去年一样开始给我写故事,幸福感简直是爆棚!!!! 这个脑...
  3. 颜僧权邱森万 转载了此文字
    给我戴的生贺第一弹。 最开始是和我戴聊天,相互开了一个,如果哈利长得像莉莉斯内普教授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FA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