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僧权

(捧心倒地)怎么会这么好看啊啊啊啊!

黑洞一般的脑洞:

“为了与你在一个更好的世界上再见,为了能与你再见。”

“我必须要牺牲,唯有我染血的尸体沉没,这黑暗的水域上才有可能升起红色的太阳。”

“我们将再次重逢在充满光辉的道路上。”

“我等待着你。”



潇洒的胡椒面君:

前世今生,没有逻辑,大概讲的是刑警季白保留着前世的记忆,在现实和往事中不断穿插。

原本想剪一个穿越时空的爱情故事,后来发现变成了跨越两代平民英雄精神传承的故事,啊多么的正能量……

万圣节快到了,从坑里钻出来透个气

跑圈圈表白季三哥!!!

BGM:A thousand years


三个月没剪楼诚了,为了证明自己还在坑里……

这对cp真的是白月光朱砂痣心中最美的云彩~

【楼诚无差】白舟番外·小熊

从 @月见_tsukimi 姑娘的照片而开的脑洞。

【警告】:吃熊开车。幼熊非常好吃,尤其它有一双圆眼睛的时候。


迎面而来的身着冬装的飞行员们对着神情讶然的明楼愉快的挥手致意,有几个性格活泼的甚至伸展手臂做出幼熊的样子对明楼露出一口整齐的牙齿,明楼被他们逗笑了,一面伸手拍了拍最近的年轻人的肩膀一面用眼睛寻找着明诚。

“他还在里面,说是有几个零件需要调试。”明楼闻声点头道谢重新迈步走向训练场。

明诚像是一只毛绒绒的小熊一样弓着背用扳手敲打轮胎上一个松动的螺丝,听见脚步声抬头看向门口,看到一个逆着光背着手的明楼。明诚放低重心,像是即将捕食的小熊,明楼不紧不慢的踱...

【楼诚】人鱼和管家

啊啊啊啊好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也想要大哥背着啊啊啊啊(被诚哥丢远

赤脚的美人鱼想想就好美味啊~

管家什么的千万篇AU从我脑海中开过!

第一次觉得过生日这么好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特别开心!!!!!

Tante:

 @颜僧权  生日月第二弹!

接 撑船记 后续 自行车


明诚湿漉漉地上了岸,赤着脚丫子在砖石路上走,一步一个脚印子,深深浅浅地画着,像独辟出一条小径。明楼提着滴水的运动鞋,循着这条小径,走在明诚的身后。上岸处是一家咖啡馆,外墙刷着白色的漆,咖啡豆经过研磨烘焙的香气若有似无地飘散出来,漾在鼻尖...

【楼诚】撑船记

一个尖叫着炸裂的我!

从看到康河两个字开始,我就开始拍着桌子喊掉河掉河掉河(是的我一直暗搓搓的希望是大哥但是阿诚哥也很可爱啊哈哈哈哈哈哈!

阿诚哥和天鹅孰美?诚哥!

最后拍照的楼总你坏坏哈哈哈哈哈哈!

我甜甜的戴戴~(捧心~

Tante:

 @颜僧权  生日月第一弹!

现代AU 啥设定也没有。果然我就是个段子手。盒盒盒盒盒盒


游船康河似乎是观光客的必玩项目,饶是明楼和明诚也没有免俗。

剑桥夏日的温度比之他们的家乡简直像卷发娇媚的西方女郎口中温柔的一吁,只让人觉得满面春风。这天的天气实在是好,他们在老鹰酒吧用fish&chips...

【楼诚】不舍昼夜

真诚是非常珍贵的。

不仅仅真诚的面对读者也真诚的面对自己。

这很难,对我来说。

喜欢戴戴的这个系列啊~一个外乡人大概很难写出这上海亲切又温柔的种种面貌吧(比如我写到上海就永远的怯手啊笑哭。

Tante:

原剧向写的小短篇,列个目录,顺便取个名字。


不舍昼夜

1.小志愿

2.

3.海绵

4.爱人

5.归乡

6.红砖石

7.久别重逢

8.归去来兮


前些天,无声火曜姑娘写了个个人总结,我看着觉得特别好。所以,也试试看写点当复健啦。(其实没必要看,纯唠嗑)


1.小志愿

这篇其实不单单是楼诚两个人的故事,更多想要表达的是...

【楼诚无差】白舟(13)(终章)

原著时间线之后。

所有错误都是作者的。

楼诚属于彼此。

我在这个故事里写的都是我相信,我知道的东西,但是我也承认它不一定都是对的,也不具备推广的资格。


有很多事情明楼并没有和明诚说。

比如他是如何费尽周折与明诚的中队取得联系,如何在明诚战友的帮助下穿越封锁来到前线,如何从掠走明诚手表的农夫口中得知事情的真相,如何从盟军的战地医院中将明诚找出来,再比如他是如何在手术结束后高烧不退的明诚身边度过长到似乎永远不会完结的黑夜。

明诚也没有问,就像他也不曾和明楼说起自己不甘在黎明之前倒下,他不曾和明楼说过的那些和死神擦肩而过的时刻,不曾说过他在战场所见到的残酷的一切。但他...

【楼诚无差】白舟(12)

原著时间线之后。

所有错误都是作者的。

楼诚属于彼此。

我在这个故事里写的都是我相信,我知道的东西,但是我也承认它不一定都是对的,也不具备推广的资格。


明诚从一个冰凉的吻里醒过来。

他费力的睁开眼睛,更多的雨水落到他的脸上。他尝试着活动摔断的右腿,结果并不太乐观。明诚举起手借着雨水抹掉了脸上凝固的血块,他半眯着眼睛打量四周,雨中的树木有轻微的重影,这可能是脑震荡的表现,明诚在心里为自己下诊断。他下意识的想看一看时间,望见空空的手腕才意识到手表已经不见了。他被爆炸后的气流抛掷到农田里,一个农夫发现了他,在通报救援和趁火打劫中短暂权衡然后选择了后者,明诚用微弱的声音请求他不要...

  1/7  
It is time to move on my d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