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僧权

《夜航》+《白舟》长评,一片温柔的光

啊收到了长评~感谢姑娘~!

首先要感谢你抗住了玻璃碴把夜航看完233之前我说,我偏爱夜航就像偏爱我其实并没有什么长处的傻儿子,它是蘸着血和泪水,死亡和心碎的故事,但我想它代表了我对那个波澜壮阔的时代,对那些把自己的命运掷下深渊而想要给身后千万人铺路的先烈,无限的敬意。

楼诚两个人,哪怕脱去主角光环也是令人折服敬佩的英雄,他们也会流血,会感到疼痛,有太多像他们一样的人死去了,毫无声息的,而我想做的只是不希望他们光辉的灵魂被遗忘。

作为一个低产的经常装死的逻辑常常不在线的我,非常感谢还在等待这个故事的你们。

至于白舟啊,其实它最初确实是和夜航计划在一起成为一个故事的,但是随着夜航的拖沓,就...

一个迷妹对夜航的表白

感谢姑娘长评~(鞠躬

谢谢你把这个故事看完,谢谢。

好了我从天上下来了(其实是我被学校断网了,在图书馆蹭网

能得到你的喜欢真的特别高兴~!写这个故事的初衷是想把我对那个时代的想法写出来。那个风云激荡,英雄和小丑走在同一条路上的时代,就像高尔基的那个故事,青年带领他的同族穿越黑暗的森林,将自己的心剖出举过头顶为身后人照明。在我心里,大哥和阿诚哥就是这样的人,他们为这个国家和民族奉献了他们的一切,与国人共血泪,与山河共沉浮。

我是一个易感的人,有的时候看资料就会忍不住眼泪。我希望这些感动过我的东西,也能为更多的人所知道。尽管那些不能再说话的人可能不会为是否为后人做知晓铭记介怀,他们在做这些...

【楼诚无差】夜航(15)(完结撒花)

原著时间线之后。

所有错误都是作者的。

楼诚属于彼此。

我在这个故事里写的都是我相信,我知道的东西,但是我也承认它不一定都是对的,也不具备推广的资格。

明楼和明诚坐在前往美洲的客轮上。

为了掩人耳目,名堂只托人买了两张三等舱。明诚和明楼躺在通铺的角落里,浑浊的空气中混杂着海水的气味,不远处有人借着昏黄的灯光吵嚷着打牌,母亲袒露前胸不避人的哺乳,夜哭的孩子受到了一连串倦怠的安慰和之后的一记耳光。

但明楼和明诚都认为这是自己人生最好的时刻了。

他们在这艘客轮离港之前堪堪赶上,什么也没来得及带走,尽管他们知道此去也许再无可能回归故土。

将名堂的船票转交给明楼的是编辑长。在临刑之前他向...

【楼诚无差】夜航(14)

原著时间线之后。

所有错误都是作者的。

楼诚属于彼此。

我在这个故事里写的都是我相信,我知道的东西,但是我也承认它不一定都是对的,也不具备推广的资格。
  
【警告】今天有血腥描写,不建议深夜观看(认真脸)
  

  

明楼被带到政府行政大楼中接受讯问和最终审判。他被人拖曳着走过自己曾走过千百遍的道路,行经之处没有一个中国人敢看他的眼睛。

不很意外的,他看见了编辑长的面孔。但此时那个中年男人的面孔上是感同身受的不忍。明楼对他笑了笑,表示宽恕。他面孔上的伤口因此绽开,流下绯红的血。

川岛身着全套礼服站在会议厅的中央,四处还坐了一些明楼未曾见过的日人,他在炫耀自己的猎物。明楼把腰背挺直,扬...

【楼诚无差】夜航(13)

原著时间线之后。

所有错误都是作者的。

楼诚属于彼此。

我在这个故事里写的都是我相信,我知道的东西,但是我也承认它不一定都是对的,也不具备推广的资格。←今天这句话加粗


新来的死囚是在地下党中离明楼和明诚最近的一个单向下线。明楼与他是旧日的同窗,四川人,讲到川军抗战神情飞扬自豪,家族中有许多从弟都上了战场。

明楼和明诚合力把他拖到靠近窗口的位置,把着实不多的新鲜空气分给他。

同窗费力的把一口气喘上来,睁眼看明楼却是神情复杂。明楼和他客气的打招呼,像是从前自学院的任一角落偶遇那样。同窗犹豫许久终是轻轻握了握明楼的手,“你军统的身份已由日本人登报曝光。”他说,“也是时候向...

【楼诚无差】夜航(12)

原著时间线之后。

所有错误都是作者的。

楼诚属于彼此。

我在这个故事里写的都是我相信,我知道的东西,但是我也承认它不一定都是对的,也不具备推广的资格。

【预警】暴力描写。


明楼被关押在窄小的禁闭室里。这里无法供人伸展手脚,只能半蹲着背靠墙壁稍稍歇息。他感到浑身的伤口都在绽裂,剧烈的头痛伴随着耳鸣,干渴令他的嘴唇皲裂流血。

他想看看月亮。

他想起在游轮的晚上,自己和明诚躺在同一张床上。他自知身处绝境,反倒生出无限的冷静与几乎无情的决绝。但是明诚的手指太烫了,他的眼睛也太明亮了,这一切都催生出他对世界的眷恋。所以他催明诚去关灯。

冷白的月光下,一切像是那个波兰作...

  1/3  
It is time to move on my d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