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僧权

在某一个最坏的时空里,明楼和明诚在分别了许多许多年后,终于再次相聚了。

重逢的喜悦是剧烈的,他们在一起讲了很多很多的话,似乎这样就可以逆流而上,在失散之前紧紧抓住彼此。

但很快,很快,甚至早在他们还没有重聚之前,他们能料想到的裂痕就已经产生了。

他们分别了太久太久,生活的苦难在他们身上留下了永远无法消解的痕迹,就像破碎过的人永远都会带着伤痕那样。

爱诚然是高高在上,俯视一切的。然而琐碎的生活将表面一切的幻想都磨蚀而去,露出嶙峋的,无法填补的,空隙。


但还能怎样呢,失散的人总会要重聚,像太阳沉落了,但依旧会升起。

2018-11-10
/  标签: 楼诚
1

档案

明楼和明诚戴着手套在桌子前面读档案。

这回并不是机密文件,这只是多伦多的一个小小的地方博物馆,馆藏多数是一些战争期间一些知名或不知名的士兵的物品,一些是未公开的日记,还有一些是照片,或者是当年的名册。

负责人是个穿西装的蓝眼睛,一头银白头发梳得非常整齐。他非常骄傲地把按门铃的明楼和明诚从门口接进来,脚步很轻的走过铺着地毯的走廊,打开阅读室的门,站在陈列架旁边,像是展示自己的勋章那样展示这些保存得很好的纸质文件。

明楼和明诚返家的火车因大雪延误,酒吧已经不怎么适合他们了,误打误撞拐进了这座小小的博物馆,索性在这里歇歇脚。

明诚有些乏了,半支着头,强打着精神坐在明楼旁边。室内的暖气开得很足...

2018-10-11
/  标签: 楼诚伪装者

【楼诚两周年联文】百川归海

人的命运有的时候真不是自己能决定的,这个世界会卷着你走,身不由己。


明诚提一只藤编的皮箱,里面装着一支明楼送他的钢笔,和一沓空白的带着农场抬头的稿纸,再加上他的身份证明。这些就是他的全部行李了。

他是所有人中最后一个离开这里的人。主要是因为他的身份一直都没能很清楚的说出来,上面的人不知道应该让他在这里留多久,也不知道可以让他离开这里以后回到哪里。

明诚不着急。长久的等待已经让他对等待这件事本身麻木了。这座位处深山的所谓改造农场已经让他远离人世太久,一切都被时间无声的无情的侵蚀。像是那支从没有沾过墨水的钢笔。它的笔身斑驳,笔头锈结,却仍旧能稍稍看出下面金色的笔尖。它很小,看起...

若你还记得那些话一一《伪装者》二周年金句纪念联文 文宣

感谢带我玩~

刀具厂小职员再就业了(不。

mimi剑雨秋霜:

2015年8月31日,电视剧《伪装者》播出。
包括我们自己在内,那个时候,没有人会认为一部国产抗日谍战剧能够获得强烈的反响,更不会想到它竟然有可能影响到我们自己的生活。 
但事实确实如此。 
2017年8月31日,我们用属于自己的方式来庆祝他两周岁的生日。 

两年,七百三十天,你看了多少遍《伪装者》,有哪个情节让你反复琢磨?
两年,一万七千五百二十个小时。你印象最深的是哪句台词?有多少句台词虽然没有几个字,你却能为它填补一整部剧情?
两年,一百零五万一千二百分钟。你又爱上了那一对衍生角色,沉浸在他...

(捧心倒地)怎么会这么好看啊啊啊啊!

黑洞一般的脑洞:

“为了与你在一个更好的世界上再见,为了能与你再见。”

“我必须要牺牲,唯有我染血的尸体沉没,这黑暗的水域上才有可能升起红色的太阳。”

“我们将再次重逢在充满光辉的道路上。”

“我等待着你。”



潇洒的胡椒面君:

前世今生,没有逻辑,大概讲的是刑警季白保留着前世的记忆,在现实和往事中不断穿插。

原本想剪一个穿越时空的爱情故事,后来发现变成了跨越两代平民英雄精神传承的故事,啊多么的正能量……

万圣节快到了,从坑里钻出来透个气

跑圈圈表白季三哥!!!

BGM:A thousand years


三个月没剪楼诚了,为了证明自己还在坑里……

这对cp真的是白月光朱砂痣心中最美的云彩~

【谭赵】香港爱情故事[系列1-10 TBC]

啊热烈欢迎你回来!!!!!

特别特别开心!!!

送你很多很多亲亲!!

王二麻子:

上一篇被屏蔽了,所以全部走长微博/不老歌。

为防再被屏蔽 指路微博@ 王二麻子唔系人 有系列1-10的存档 

【预警】有PWP  一切BUG以及OOC都是我的锅

谭赵《香港爱情故事》前十章的合集  但只有第十章是之前没放出来过的

未完待续

谢谢你们还记得这篇文 不会坑 但是填坑速度奇慢 抱歉 

等坑填完了会放全文下载的(鞠躬...


【楼诚无差】铁线莲、绣球和百合

*不认真。

*有楼春。

*关于花吐症的二设:有了喜欢的人会咳嗽然后吐花,获得真爱之吻可以解除症状,但没有真爱之吻也不会死,大概就和感冒一样难受一段时间就会好起来。不会传染。人一生可能会有很多次被感染,爱上不同的人会吐不同的花,同一个人在不同阶段爱上也会吐不同的花。

*实在犯懒不想找时间线了如果写错原谅我。

*花是瞎说的。没考虑,凭直觉。时间也是瞎说的,大脑已经完全当机了,做不了精细处理了。


明诚第一次吐花是在十一岁的时候。高烧,发冷,吃不下东西,半夜开始咳嗽,吐出大朵的铁线莲。

明楼和明镜不敢假手他人,衣不解带的守在旁边护理。

第一次花吐总多是难捱的,明诚迅速的消瘦下去,苦恋...

  1/9  
It is time to move on my d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