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僧权

【楼诚无差】夜航(5)

原著时间线之后。

所有错误都是作者的。

楼诚属于彼此。

我在这个故事里写的都是我相信,我知道的东西,但是我也承认它不一定都是对的,也不具备推广的资格。

终于有楼诚的戏份了作者觉得自己今天是甜的。



明楼坐在舷窗边上,在剧烈的头痛中无言的看着黑色的大海,波涛也是黑色的,浪花也是黑色的,夜是这样深沉,像是没有尽头。

但黎明的来临又是这样自然和必然的。

他知道自己浮出水面的时刻即将到来,他所一直等待的,将自己一生的奋斗和抱负与世人剖白,他终于可以说,我明楼不是汉奸,我是一个抗日者。当然,也许他自己没机会亲口对所有他想告知的人说这句话了,或许只有在刑场上,他才能对自己,对枪口之上的死神宣布这句话。但这一天终于要来了。

明楼慢慢的想着,内心几乎是愉悦的,他的伪装终于可以脱除了。他的家庭,名誉,他个人的幸福,都被他抛付给了自己预谋屠戮的邪恶和不义,不论作为诱饵还是祭献,他已经在黑暗中走的太久,走得太远。他累了。

他自问已经为这个国家奉献了自己所有的一切。尽管这一切还是不够,远远不够,这个国家的贫弱需要更多有知识的人躬身践行才能支持,这个民族的愚昧还需要更多义人的血和骨才能洗净。他不知道这片土地还要被黑暗笼罩多久,但他知道黎明是一定会来的。

会有崭新的人,活在一个崭新的世界里。他一直高举着这个念头在污浊的河流中艰难前进,哪怕泥沙和血水一并淹没他的口鼻。这个念头是这样炽热地燃烧着,点燃了他的手掌,他的手臂,最终将他变成一只孤独的蜡烛。

但他真的无所畏惧么?

他真的毫无遗憾与留恋么?

明楼轻轻的问自己,牙关咬得太紧,几乎尝到了血腥味。

有的。

他养育了一个孩子。这个孩子是命运交给他的,洁净的,无辜的,与他所有高尚的理想一并伴随在他身边的。然而他终将为这个理想而将这个孩子交还给命运了么?他真的准备好了么?

他太熟悉明诚的一切了,几乎将他看做是自己的一部分。

当然这样说也未尝不可。他将这个枯瘦病弱的孩子按照自己的意志塑造,将他所有对光明的理想都毫无保留的交给他。明诚比他想要的还要好。

但他非常清楚,明诚是一个独立的人,他忠诚、坚强、聪明,明楼想过无数次自己走上刑场的图景,但他甚少想过明诚的。明诚是他的弟弟,在这条黑暗的道路上他陪伴着明楼,成为骨血相连的亲人,不用言语就可以知晓心意的朋友,或者比这更多,但是明楼已经不愿去想了。

他的头太痛了。

明楼从窗边站起来,跌跌撞撞的躺倒在床上。淹没我吧,他想,如果没有明天,没有未来,那至少我的隔壁还是阿诚。

 

明诚听见自己门口有杂乱的脚步声。

他睁着布满血丝的眼睛一手握着枪一手打开门,正看见川岛站在门口,他身后站着明楼。

“明诚先生,船上混进一个赤色分子,我们要展开清理,这期间需要您和明楼先生呆在一起。这个可恨的家伙破坏了我们储备粮食和水的货舱,从今天开始食物和水要限量了。”川岛一边说着,一边为明楼让出路来。明楼和明诚站到一起,摇手止住了明诚怒气冲冲的喝问,他疲惫的当着川岛的面关上门,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到明诚的床边,缓缓的坐下去。

“阿诚,我头痛。”

明诚很快从贴身的口袋里找出阿司匹林,从水壶中倒出凉水来递给明楼。他的头也很痛,只要他闭上眼睛,看见的就是机要秘书伤痕纵横的面孔。她就在他头顶,把身体里所有的血液流尽。明诚无法在这种环境中入睡。

明楼吃下药踢掉鞋子,歪倒在明诚床上,在他失去意识沉入梦乡前的最后一句话是“一起来睡一会吧阿诚,我知道你也没睡好。”

明诚站在床边无声的看了明楼许久。

他心里有太多烦躁的问题想问,但是明楼正睡着,抱着他的枕头,稍微蜷曲着身体。

他已经很久不与明楼同床睡了,久到已经记不清到底是从什么时候起,自己再也不在噩梦之后敲明楼的房门,不再兴奋到无法入睡的时候也搅明楼的清梦。大概是一个年月不详的早晨,他睁开眼睛看见明楼的脸,感到自己的心被什么东西用力的握住了,捏了一下,有点疼,但更多的是一种流向四肢百骸的狂热。

所以明诚也踢掉鞋子,和明楼并排躺倒一起。

房间里的床铺睡两个人也不拥挤,但是他们在睡梦中慢慢靠近彼此,在手脚的交叠中分享安全感。他们在这条船上沉沉睡着,船在波涛和潮声中前进着。

 

两人再醒来的时候是侍者敲门供应早餐的时候。

比餐盘中称得上可怜的食物更为让人意识到情况糟糕的是原本在整条船中洋溢着的狂欢一边的热闹人声的消失,整夜都不停止的乐声倒是还在,但是乐师频频奏错,余下的部分则显示出一种强撑的欢乐。

明诚和明楼坐在一起分享了两片面包,一小块黄油,和一杯冷牛奶。明楼执意要明诚先喝掉玻璃杯中一半的牛奶,他看着明诚小心的吞咽,喉结上下滑动,一边在自己和明诚的面包上涂上分量一致的黄油。明诚认真的为明楼留下半杯牛奶,然后执着的想要从两片面包中为明楼留下稍微好一些的那一片。

明楼就着明诚喝过的地方把剩下的半杯迅速的喝掉,笑嘻嘻的看着明诚纠结。

明诚抬头的时候就看到这样一个明楼,他还是不能直视这样的明楼,于是仓猝的选了一片低头吃掉。







   
评论(13)
热度(98)
  1. 档案库颜僧权 转载了此文字
    mark
FA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