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僧权

【楼诚无差】夜航(10)

原著时间线之后。

所有错误都是作者的。

楼诚属于彼此。

我在这个故事里写的都是我相信,我知道的东西,但是我也承认它不一定都是对的,也不具备推广的资格。

求生部分可能不太现实,全凭我浅薄的认识,如果有错请不吝指教。

 

明楼紧紧的抱住明诚。溺水之人紧紧抱住浮木。

刚刚两人决定将舷窗打破离开这水下的致命牢笼,彼此心里都明白逃生的机会只在转瞬之间,如果被舱外的海水压制拍回船舱深处便将永远留在这远离故土的海底。

在黑暗中找到尚未破损的舷窗用了太久的时间,船舱里的氧气已经十分稀薄,明诚感到头晕与目眩,胸腔里的心脏急促跳动,他手指颤抖,几近脱力。他们已经多日未曾进食饮水,坚持到现在已经是极限,明诚心中生出莫大的绝望,他从未在明楼身边感受过绝望的滋味,因为明楼一向都是无所不能的,但此刻,他伸手揽住明楼的肩膀,将面孔和他贴到一处的时候,他感到了明楼虚弱的呼吸和冰凉的体温。

明诚有很多话想和明楼讲。但是他一句也没有说出口。

明诚凑在明楼耳边。告诉他自己先踢开舷窗,要明楼一定要尽力游出去。明楼把额头靠在明诚耳畔,缓慢的眨了眨眼睛。

明楼的眼睫轻轻扫过明诚的耳廓,像是在那里放了一颗滚烫的炭。明诚的嘴唇不受控制的战栗着,他犹豫再三,终究还是再明楼耳后落下一个亲吻。

在明诚踢开舷窗决意将明楼推出船舱的瞬间,连明楼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力气,他紧紧的抱住明诚,用双腿蹬在窗框上,后背抵住破碎的玻璃和随浪而来的种种障碍,冲破了汹涌而来的海浪扎进舱外的海水里。

紧接着是快速的浮升,明楼紧紧的搂住明诚的肩膀,竭力踢动双腿。

浮出海面的时候,恰是朝霞初生。

明诚的眼睛先适应了海面上的光线,他一手揽住明楼,一手抓住身边的一块残损的船板,他想把明楼推上去,但昏迷中的明楼死死的抓紧了他。

明诚在金粉色的晨光下缓慢的,虔诚的依次吻过明楼骨节泛青的手指。

“大哥。”明诚用沙哑的声音说,“大哥。”

明楼醒来的时候太阳还未完全从海面上跃起,千千万万道金色橘色的波光粼粼地铺展在浮满邮轮残骸的海面上,也映在明诚的面孔上,明诚正温柔专注的看着他,琥珀色的眼瞳近的可以看见自己的倒影。

一直盘桓在明楼心头的,冷而无情的绝望在此时骤然的消失了。对生的渴望在此刻完全占据了他的身体,他松开紧攥明诚的手,对明诚展开双臂。

明诚用同样有力的拥抱回抱住他,劫后余生的一双人把头靠在彼此肩上。

他们一起靠在木板上,看着太阳奋力跃出水面。

“阿诚,你心里,新中国会是什么样子?”明楼问道。

明诚出神的看着明楼眉梢眼角真实的轻松的笑意,挑眉道“大哥先说。”

明楼就把目光从明诚的面孔上移开,他仰着头靠在木板上,唇角带笑。

“我希望在战事结束之后,工业经济教育都能够尽快回归正轨。我希望这个国家能够获得政治和经济上的独立,所有因为战争而团结起来的人们,可以在战后也继续同心协力。我希望新中国的政府民主而开明。我希望所有中国人都能开眼看看这世界,这个日新月异的世界,飞速发展的技术。我希望尽我一生所学建设这个国家的经济,也许我们这些人看不到了,但是我相信终有一日,这个从战乱贫穷愚昧中崛起的国家会成为这个风云满地的世界中重要的,不能被轻视的力量。到时候中国人将是一个骄傲的身份,再也没有人能够践踏我们的家园和尊严。”

明诚也和明楼一样靠在木板上,他侧着脸看向明楼,

“我希望新中国装备强有力的军队,拥有完整而永不可被侵犯的领土与尊严。我希望所有无立锥之地的寒士都有广厦庇护,希望身怀巨富身居高位的人能够对这个国家负起责任,对这个民族负起责任。我希望所有人为这个国家所流的血不要白费,我希望若我再行经吴淞口,面对百丈潮头之上的英灵们,可以宽慰他们山河犹在,国泰民安。我希望能永远留在大哥身边,做您的臂膀,我希望我们都忙不动的时候,能在河岸畔建一幢房子,也把明台从延安接回来,我们一家人整整齐齐的,再不被分开。”

明楼笑着握住明诚的手,深陷的面颊和眼眶上都是亮晃晃的日光倒影。

“是啊,生死一路,同袍同仇。”

 

一艘军舰在地平线上露出舰首。



【作者的一点唠叨】

故事写到这里要开大虐了……

朋友们,如果你们难以接受楼诚被逮捕刑讯处决(!?),故事到这就可以结束了。后面的展开基本上就是我个人对当时政局的一点看法(大概足以被请去喝茶的看法).

感谢观赏和喜欢。

   
评论(39)
热度(104)
  1. 档案库颜僧权 转载了此文字
It is time to move on my d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