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僧权

【楼诚无差】白舟(1)

原著时间线之后。

所有错误都是作者的。

楼诚属于彼此。

我在这个故事里写的都是我相信,我知道的东西,但是我也承认它不一定都是对的,也不具备推广的资格。











明楼对明诚保留了一个秘密。

尽管分享同一桌早餐,同一张睡床,同一种此生如寄的飘零和故国身处战火的切身痛楚,剖白了所有分别的岁月里炽热而沉默的爱恋和身前身后的一切交代。但明楼并不想对明诚坦白这个秘密。明楼认为自己将这个秘密藏得很好,几乎令他本人都忘记了自己还怀揣着这样一个秘密。

明楼与路遇的同事和学生一一微笑着打招呼。他并没有更换自己的姓名,而将沪语中自己姓名的叫法告知新就任的学校,权作一点对旧日时光的怀念。他在家中还是以沪语称呼明诚的。明楼自知当自己放柔腔调用沪语来念对方名字的时候几乎是无往不利的,只是这种时机自今天而到不知年限的以后中都是罕有的了。

这是明诚走后的第一天。确切而言,第十五个小时。

一年半前明楼与明诚申请参军的体检通知就落在了信箱里。把它拿到餐桌上的是明诚,他如在上海时一样将账单和信件一一分类摆齐,放在明楼手边。明楼尽管已经仪表堂堂的坐在餐桌旁,却还是惺忪的神情,连头发都是刚刚明诚为他在洗手台前整理的。

一口咖啡入喉明楼才稍稍清醒过来,他瞄到桌上的信件愣神了片刻,明诚已经先伸手将发给自己的一封先拆开了。

明楼隔着一杯热气蒸腾的黑咖啡望着持握信件仔细阅读的明诚,突然觉得对方低垂眼睫下的棕色瞳仁看起来是这样甜。于是他便顺从内心放下杯子,抓住明诚手腕将他拉进而在对方眼睑上落下一个热烫的带着咖啡香气的吻。

明诚被他抓着手腕看了他一会,突然道“诚以身许国,义忘曲让。*”

明楼抓着明诚的手下意识用力一点力,而紧接着明诚俯身靠近明楼,用另一只空着的手扶住明楼的脸轻轻吻了吻他的嘴角,“但不论我活着死了,最后都会回到你身边。”

 

说这话的人已经应该坐在隆隆作响着驶向前线的火车上了。

明楼在床上辗转反侧,最终还是披上睡衣坐起来,从酒柜里取了一瓶酒出来。他作为副教授而被分配的到的宿舍着实不大,经由明诚的仔细安排布局平日里到也觉得住两个人并不太拥挤,此时明楼坐在未开灯的客厅中却觉得这斗室是如此空荡。

他一边喝酒一边想着明诚第一次离家上学时自己的彻夜难眠的时候,轻声嘲笑自己许多年过去也还是没什么长进。

当年的明楼也在一个辗转难眠的夜晚里披着睡衣溜到大厅,本想翻翻相册喝一点酒,走过沙发的时候却看见大姐已经握着自己想要翻看的相册睡着了。明楼轻轻从明镜手中将相册抽出来,明镜倏然惊醒,看着明楼许久突然红了眼睛。

“你们一个一个,都不要我这个大姐了。”

明楼已经很少见这样的明镜了,他只能一面笑着一面把自己抱怨嘟囔着的姐姐揽在怀里,一面把刚刚自己说给自己的宽慰的话和明镜再讲一遍。

他记得自己当年说,“怎么会呢?我们和您都是一家人啊,我,阿诚还有小东西一辈子都是您弟弟,都是您捧在手里护在翼下的弟弟。”

而今这一整个家飘零四散,最先走的竟是以为一生都会为他们留门守灯的姐姐。

明楼默默喝酒,手却不自觉抖起来。

 

自离沪之后,明楼便经常感到,自己只是为时代洪流所裹挟的一枝浮木,身不由己。于此同时,他却愈发努力的想要去抓紧自己为数不多的所有。

他只有明诚了。他希望明诚能够完好无损的从战场上回到他身边。

明楼还记得自己与明诚在体检的隔间中走出来赤裸相对,明诚的身体健康肌肉紧实,却遍布着白亮的伤疤。这些伤疤明楼自己也有,但从未暴露在如此明亮的光线下。这是拷打和牢狱为他们留下的,也许终生都无法淡去的伤痕。房间中所有应征的男人们都惊讶的注视着这两个东方男人,而明诚坦然的挺直腰背,用平淡的语气解释“我们曾经被日本人逮捕,但最终活了下来。”

明楼排在他身后,盯着明诚后颈一小块凹凸的骨头。他清楚自己不可能通过体检,也清楚明诚极有可能被录取再次走上战场。

这次他不能做到于明诚并肩作战了。

明楼一直都自信自己可以保护明诚,他相信自己的机谋和能力。但这一次他所能相信的只有命运了。这对明楼而言要比剥夺他的名誉和权力更让他感到痛楚。然而他的尊严并不允许他将这种痛苦表现出来。

明楼一面喝酒一面想,他已经一无所有了,不要再将明诚从他身边夺去了。不论是何种神明,何种力量,都请不要这样做。明楼咽下最后一口酒,昏昏沉沉的站起来走到厨房把明诚平日用来喝咖啡的杯子从柜中取出来,把自己能找到的所有零钱都丢进去。

这不算淫祀(简而言之淫祀是指不合礼制的祭祀,不当祭的祭祀,妄滥之祭),他对自己说,想着明天可以把楼下开得特别好的那种紫色的小花也摘一朵放进去。

 

*《晋书·陆玩传》:“诚以身许国,义忘曲让。

以及感谢之前帮我将沪语中楼诚如何发音的大大~

大大说的实在太好了忍不住摘抄在下面供大家脑补一下

 @不虞 :特别明诚要是嗲一点的沪语腔来喊真的有点沪剧的味道在里面

   
评论(16)
热度(168)
  1. 档案库颜僧权 转载了此文字
It is time to move on my d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