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僧权

【楼诚无差】白舟·第二个番外

今天收到了理想国,书真的好漂亮! @Tante 

等我好好读完给你写长评~

先送个甜饼给你~


明楼穿着笔挺的西装,即使坐在光线昏暗的台下也被明诚一眼发现了。

明诚和昔日的战友们一身戎装站成一列,等待着一个中年的军人为他在胸前戴上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周年的纪念勋章。他站在耀眼的灯光下看向明楼,眼睛是笑的。明楼便更加得意的抿着嘴角向他眨眼。

很快颁授勋章的环节结束,很多暮年的战士们步履蹒跚的从聚光灯下走出来,光荣的时刻将他们带回了久违的青春岁月,尽管只有片刻。明诚走在最后,不露痕迹的帮一位几近失明的战友带路,把他送回他的妻子身边。明诚的脚步依旧很稳,岁月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并不外显,尽管他面孔有伤疤鬓角也带上白发,但是整个人还是硬朗利落的,有一种冷肃的锋利。明诚轻声说着借过走回明楼身边,明楼在座位下牵住了他的手,明诚用余光看着明楼故意做出的严肃而正经的神情稍稍笑了笑,也回牵住他。两个人手牵着手,讲话结束的时候明诚还坐得笔直,而明楼已经倚靠在他肩膀上睡着了,明诚的目光一直都在明楼脸上,在四下灯光亮起之前轻轻摇了摇明楼的手示意他醒醒,另一只手则遮在明楼的眼睛上直到他慢慢适应明亮的光线。

明楼惺忪的站起来,向明诚伸出手,明诚就自然的将前臂拐放在明楼手肘下,半扶着他将他从座位中带出来。明楼看着明诚逆光的侧脸在心中感慨岁月对他的优待,成年之后明诚的轮廓几乎就再未变过,而明诚似乎感到了明楼的目光因此抬眼与他对视,明楼笑着摇了摇头,明诚眼中的光辉都未曾为岁月的流逝而黯淡,他像是一块永远都不会冷却的铁。

明诚稍稍挑了挑眉毛示意明楼注意脚下的路,继而专心的护住明楼不令他为人潮所冲撞。明楼终于在某个发过脾气之后的清晨接受了自己也许真的需要一枝拐杖的事实,慢慢他也接受了明诚走在自己右边,接受了时间对自己无情的摧残。

这大概是因为明诚别过脸后悄悄擦掉的睫毛上的泪水。

明楼感到自己的心脏被用力握了一下,他慢慢向依旧红着眼睛的明诚招招手,在明诚的嘴唇上落下一个代表抱歉的吻。

 

明诚一直半扶着明楼直到室外,他来过这个纪念馆一次,因此把明楼带上一条冷清一些的小路,今天的阳光非常好,他想和明楼再在外面带上一会。明楼的步态其实很稳,只是受过伤的膝盖劳累之后会发痛。明诚带着明楼坐到不远的广场边的座位上,明楼从口袋里拿出蓄谋已久的面包屑高高兴兴的开始喂鸽子。明诚端正而安静的坐在他旁边,直到明楼坏心的将一点面包屑丢到明诚脚下,绿胸脯的鸽子就落在明诚鞋尖上啄食。

明诚作出无奈的神情撇撇嘴,眼睛却还是笑着的。

广场上很多人带着鲜花交谈和庆祝,虽然没有看到有贩卖气球的摊位,但是很多被大人牵着的孩子都握着缤纷摇晃的气球。明楼眼热的看着其中的一个孩子牵着像一朵由艳丽缤纷气球组成的小小云彩,明诚小声笑他却在心里盘算着等回去的时候也可以买一些,帮助小贩早些回家。

一枚小小的炮弹迅捷的冲过来,它气喘吁吁的站在明楼前一步停住,然后用不太标准的中文大声说“明老师!”

明楼几乎是立刻就认出了眼前的小小男孩,他笑着伸出手,和男孩摇了一摇。黑发白肤的男孩很满意自己受到了成人一般的对待,他轻快的坐到明楼身边的长椅上,像是小鸟一样开始用更加熟练的英文和明楼对话,明楼侧过脸稍稍偏向他,神情中有一种天然的温柔。

明楼从大学退休之后受到了社区的邀请教一些小孩子中文的读写,明诚开始担心这会不会让明楼过于劳累甚至偷偷去看过他几次,明楼坐在轮椅上被一群孩子围坐在中间,神采飞扬的和他们讲着能引发掀翻房顶的笑声的话。

明诚也希望这些青春的小鸟能在明楼肩膀上多停留一会。

而此刻这只落在明楼身边的小鸟走下来,在明楼鼓励的笑容里站在明诚身前。

他红着脸问,“我可以摸摸你的勋章么?”

明诚惊讶的在心里思考着如何应答,最终还是败在男孩期待的目光下点了点头,稍稍向前倾身能让男孩够得到自己。

男孩小心的伸出手,却摸了摸明诚面颊上的伤疤,明楼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发出一声轻笑,明诚用余光询问他他却红着耳朵装作自己什么也不知道。

心满意足的男孩收回手,把一朵簪在自己扣孔里的花郑重的插在明诚军装的口袋上,明诚对他露出一个笑容小男孩倏地脸红然后跑开了。

明诚一面将花拿在手里一面好笑的问明楼你都教了他们什么,明楼做出看风景的样子,他的目光追着跑开的男孩,看到男孩兴奋的居高自己摸过明诚的手给自己的小伙伴看。紧接着一群小鸟就都飞过来,并不说话,只是期待的仰脸看着明诚。明诚有些无奈的向这些亮闪闪的眼睛投降,和每一个想和自己握手的孩子握手,或者把一些更小的试图爬到他腿上的孩子抱到自己膝盖上来,让他们好奇而小心的摸一摸自己胸口成排的勋章。

他们都把气球鲜花和糖果争前恐后的交给明诚,一些穿白纱裙的小姑娘则执着的想要给明诚很多带着糖果味的吻。明楼就在一旁偷笑,用口型对明诚说这下你知道你和明台小时候是什么样子了。明诚嘟囔着我小时候才不这样呢却发现自己其实也并没什么立场回嘴。

等到孩子们都散去天空已经薄薄的擦上一点暮色了,明诚慢慢的把插在领口和扣孔里的鲜花拿在手里准备收拾一下回家,明楼笑着不肯帮忙,明诚全不严厉的瞪了他一眼加快了摘花的速度,明楼看了一会,等到明诚几乎将花都摘下来才笑眯眯的开口,“我也有个小东西送给你,把手伸出来。”

明诚从鲜花中腾出一只手想着自己也许会收到明老师的一块糖,明楼慢条斯理的说“不是这只。”明诚愣了一下,把花都换到右手将左手伸过来,明楼就从口袋里掏出一枚戒指戴到明诚左手的无名指上。

“既然大家都给英雄鲜花,那我给英雄盖个章吧。”他说着满意的牵起明诚的手,在他手背上吻了一下。

明诚静了一会,一面笑一面用带着比太阳还要耀眼的光辉的眼睛看着明楼,举起手中的花束在鲜花背后靠近明楼。

“那我给英雄一个吻。”



   
评论(44)
热度(152)
  1. 档案库颜僧权 转载了此文字
It is time to move on my d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