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僧权

电话

明先生走到座椅旁边,把卧在上面发呆的花猫抱起来放在膝盖上。

在花猫轻声呼噜里,明先生拿起听筒拨号。


今天也是好天气。

隔壁给我们送了一只苹果馅饼,热吃冷吃都很香甜。对的,就是那个曾经屠戮过我们满园玫瑰的家伙,他们两个蜜月回来在花园里办的邀请了整个社区的派对好像还是昨天的事情,现在他们的小女孩已经可以托着馅饼来敲我们的门了。

她睁大眼睛向我后面望你在不在,最后在我脸上吻了两个失望但是依旧甜蜜的吻,没错,有一个我替你代收。

她说要感谢你帮忙修好了她无意中摔坏的钢笔,还说那只是你们两个之间的秘密。

我忍住了没有向她炫耀。但是你是我的,无论你和谁,有什么样的秘密。


检查邮箱的时候看到了明台寄来的厚厚一沓信,这小子什么都往信封里塞,小孩子的毕业照片就算了,我居然还翻到了一张狗爪印。

还有晒干的桂花,玉簪花,干瘪到我认不出的什么花,他向我们炫耀他的园艺呢。

他说,会来看我们的,带他最喜欢的小孙女。


我还收到了一通电话,也是当年被袁先生送走的人,问我能不能帮忙补齐一些材料,我们聊了聊,你都想不到的,他居然还认识王天风。

我们欷歔了一会,他说今年趁着还能走动,要回去了。

他说他在这里等了半辈子,是要归家的时候了。




你真讨厌,馅饼我不给你留了。



   
评论(49)
热度(156)
FA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