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僧权

柠檬黄

*现代魔幻(?)AU

*送给 @王二麻子 提前祝你生日快乐~~

明诚低头嗅一颗柠檬。味道很新鲜,它令明诚想起阳光,天气晴朗的室外,不曾被忧愁侵蚀的少年的脸。

明诚把剩下的柠檬从快递箱里捡出来装在钴蓝色的瓷盘里,柠檬的味道慢慢填满整个房间,为他造成满室明亮阳光的错觉。

尽管所有窗户都在内侧被封死,玻璃上均匀的覆盖明诚趁夜涂上的遮光涂料。

阳光照耀的日子对明诚来说已经非常遥远陌生的记忆了。尽管他会在天气晴好的夜里出去散步享受一下新鲜空气,或者在阴雨天出门,纯粹是为了看看街上的行人。

更多的时间明诚会留在家里,戴着单片的放大镜,仔细斟酌笔刷在画布上的落笔,颜料堆积的纹理,思考种种匪夷所思的方式为崭新的油画做旧。

更多的时候明诚会懊恼自己当时为什么没有多画两幅埋在什么地方,这样只消几铲子挖出来就好了,完全不用在乎买方对细节部分的挑剔。

由同一双手所绘制的画像,还是会被某些挑剔的鉴赏家识为伪作,他们为了求证年代不惜丧心病狂的刮蹭下少量的颜料来做检测,明诚在电视里看到对方振振有词的分析自己的画要非常努力才能忍住砸掉电视机的怒火。

某些人啊,根本就不是在收藏艺术,只是倒卖艺术品而已,明诚撇着嘴在地下室按动自己重金买下的X射线机,调整旋钮,想要什么年代就可以得到什么年代的检测结果。


明诚自认为对新世界适应得很好。

他享受互联网的一切便利,赞美敬业的物流、万能的网购、便捷便宜的远程通讯技术。偶尔他会和明台聊聊天,暂时冻结自己电子信用卡的副卡是让对方在24小时内主动发起对话的好方法。

明台几乎在地球的另一面,爱好从做特工变成做摇滚巨星,后者的好处是可以画得连大姐也不认识,被粉丝和记者的拍到也不会被从前的熟人认出来。大姐有几次对明台的黑眼圈表达了忧虑,就算是吸血鬼也不该有那么重的黑眼圈,明台笑嘻嘻的当场卸掉眼妆,紧接着大姐的攻击对象就变成他膝盖破洞的牛仔裤。

明诚只在门口路过,不小心听了一会,最后照例被明台肉麻得瑟缩着肩膀走掉了。

明镜在做建筑师,主持一些对历史建筑的保护和改建的工作,有的时候明诚和明台旅行的时候会路过明镜已经完成或正在进行的项目,他们为数不多的照片几乎都是和那些建筑的合影。

明诚私下觉得明镜是掌握了某种恒定的美的规律的,不论她的方案被评价为先锋或是保守都符合这种规律。更加重要的是,她再次赋予了美全新的生命。


明诚喜欢这种生命力。就像他喜欢鲜艳的颜色,芳香的花朵,饱满新鲜的果实,他真情实感的热爱着这世界。他在这个生机勃勃的世界里等待着明楼。

明诚记得明楼说,为了一个更好的世界,我必须要牺牲。

明楼还说,我不会永远为死亡所拘禁,尽管那里和平安静,笼罩着白色的轻纱。因为我不能够忍受永久的闭上眼睛,我不能不看见你。

明楼最后说,向前走,不要回头,我会努力追上你。

他将自己的心脏种进明楼的灰烬里,就像明楼要求的那样,耐心的等待着。


*我开始只是想写一个喜欢柠檬黄的吸血鬼……虽然刀子发得没什么逻辑,但对我来说似乎是唯一的选择。

虽然蹩脚,但我觉得它可以别名,如果死间计划成功。







明楼会回来么?

会的。

   
评论(9)
热度(81)
FAKE.